新冠肺炎为何感觉在欧洲死亡率这么高?_金亚洲

  发表于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先纠正一下,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并不是在所有的欧洲国家都高,只是部分欧洲国家的死亡率高,比如意大利死亡率11.9%、西班牙死亡率9.1%等(所有数据都截止4月2日16:56,下同),但在一些欧洲国家的死亡率却很低,比如说德国死亡率1.2%。

欧洲国家大都是发达国家,按理说其经济水平,医疗设施和医疗水平都是很高的,为什么他们的死亡率还是这么高呢?

我想这个问题,无外乎以下几点原因:

1.这些国家的老龄化程度高,老龄化情况凸显,老年人口众多,例如:意大利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意大利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 22.8%,意大利卫生研究所27日公布,在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后死亡的意大利病人的平均年龄是78岁。众所周知,老年人抵抗力弱,自然就更容易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再加上老年人身体素质弱,经常有多种疾病缠身。很多老年人一感染上新冠病毒就是重症,甚至危重症病例,这样它的病死率自然就上升了。

2.欧洲新冠肺炎的发病率高,确证病例多,基数大,重症,危重症病例自然就多,死亡率也就更高。

3.由于病例多,加上前期防护物资储备不足,现阶段的生产能力又赶不上,进而会导致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进一步增多,这也间接提高了病死率。

4.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设备、检测试剂奇缺,导致只有症状严重者才能接受检测,然而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家等待病毒检测,在他们等待检测的过程中,很多轻症患者由于没有检测,没有确诊,自然就得不到治疗,他们当中有些人会因此而转为重症,甚至危重症病例,这无疑也提高了病死率。

5.虽然欧洲国家的医疗水平高,目前体系运营良好,但随着病例的不断增加,他们的医疗体系目前也遭遇了巨大的冲击,基本处于崩溃状态,药物也处于匮乏状态,再加上医生、护士人手紧缺,很多病人因得不到治疗而死亡。

6.为了遏制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很多欧洲国家也采取了像我们国家一样的封城、禁止外出、聚集政策,但由于国情不一样,人们遵守规则的意识不一样,领导的重视程度不一样,导致了不一样的结果,很多国家的应对措施并不像我国那样有力,我们一声令下,全国人民一起响应号召,宅家禁足,而他们却不能严格遵守禁足禁令。所以他们的感染人数激增,自然病死率会提高。

7.因为前期新冠疫情基本只在我国流行,并未波及欧洲国家,所以很多欧洲国家麻痹大意了,没有及时采取防控措施,甚至当我们在全球呼吁他们要引起重视时,他们仍然在嘲笑甚至侮辱我们,而不是积极采取防控措施,有效应对,浪费了我们国家为全球争取的两个多月的疫情防控准备时间,等到疫情像洪水猛兽一样波及他们国家时,他们有点束手无策,彻底蒙了,这也就使得他的感染人数暴增。

从上面可以看出,欧洲国家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数多,病死率高是由多方面因素共同造成的。虽然,目前我们国内的新冠肺炎疫情得到基本的遏制,但我们要吸取教训,仍然不能麻痹大意,仍然要积极防控,现阶段重点是防止境外输入,高度重视无症状感染者。相信经过我们人类的共同努力,全球的联防联控,我们人类一定可以早日战胜疫情,早日重新拥抱大自然。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看看美国学者和国际事务专栏作家的看法: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米歇尔·格尔芬德 (Michele Gelfand) 女教授在3月13日《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她和一组学者在2011年曾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论文【1】,在论文中,她们把33个国家分成两类,一类是“紧密的 (Tight)”,另一类是“松散的 (Loose) ”,分类的依据在于这些国家是更重视规则,还是更重视自由。诸如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的紧密型文化,存在许多规则和措施,以规范社会行为。这些国家的民众习惯于较高程度的管理,目的在强化良好的行为。而在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巴西等国,盛行的则是松散文化,通常规则更弱,氛围更宽松。

格尔芬德教授指出,这种紧密和松散的差异形成,并非随机的,“通常拥有紧密规则的国家是那些在历史上发生过饥荒、战争、自然灾害以及大瘟疫的国家。这些灾害频仍的国家在数个世纪的斗争中,走出了一条艰难的道路:严密的规则和秩序可以挽救生命。而另一边,几乎没有受到灾害威胁的文化地域,例如美国,还能享有保持松散的奢侈。”“很明显,在那些众所周知的紧密型文化,如新加坡等展示出对新冠肺炎的最有效回应。”所以,格尔芬德教授总结说:“在所有的不确定性当中,我们需要牢记的是,疫情的发展进程不仅同新冠病毒的性质有关,而且也与文化有关系。在未来的日子里,美国的松散文化需要一次大转型。”

美国很有名的专栏作家,也是本世纪初畅销书《世界是平的, The World is Flat》的作者 托马斯·弗里德曼 (Thomas L. Friedman) 非常赞成 格尔芬德教授这种看法。 他甚至在3月17日纽约时报网站发表的文章【2】中指出,2020年正在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将是世界历史进程的分界点。世界历史将由此而分为——B.C.(Before Corona) 新冠之前的世界 与 A.C.(After Corona)新冠之后的世界。

当然,不能以一概全,欧洲国家中也有特例,不全是松散文化。以下是一个瑞典华人网友介绍疫情中瑞典的近况:

瑞典1000万人口,到今天病毒阳性2272人,36人死亡。原来预测上个周末会有大爆发(二月中末在意奥度滑雪假的人回来很多感染了病毒,预测会有第二波爆发),实际没有。整个疫情还算平稳。

瑞典不检测,不封城。学校、幼儿园、饭店、酒吧还开着,绝大部分的公司照常运行。

主要靠 1)发达的医疗服务水平(人均床位数、医生数世界前列),2)健全的医疗保险(全民保险,一般百姓不知医疗费为何物)和 3)高素质民众的自律(自我隔离,保护老人孩子)。还有一条是少有政治干扰。不是两党政治,国际上也不认谁为敌人。

一开始政府重视不够,觉得就是普通流感,没有采取像中国一样强有力的管控措施;

社会动员能力差,加上文化的差异,政府的要求没有得到有效落实,戴口罩是最好的防护,但在欧洲让市民戴口罩似乎很难;欧洲老龄化严重,这些人又是易感人群,所以导致病发率高,死亡率高。

第一点主要是欧洲人前期重视程度不够。

像前期武汉,也不是很重视,不带口罩,还举办了万家宴席,造成人与人之间反复交叉感染传播,最后发展到很严重的状态,同样欧洲前期也是一样,不够重视,造成感染人口大量增加,死亡也就多。

第二点是欧洲人口结构偏老龄化。

这是发达国家的基本社会形态,老年人比较多,老人身体抵抗力不如年轻人,大多数得了这个病基本上就离死亡不远了,再加上医疗系统承受不住这么多人,瞬间奔溃,没有足够的救助,结果可想而知。

您好,很高兴参与回答提出的问题新冠肺炎最早是中国武汉发现的,逐渐爆发全国各省市都有,那时国外很少很少报道,以为外国没有比较安全吧,也没在意。但是国内3月初逐步稳定降低时,国外大规模爆发了疫情,好多国家段时间内口罩,防疫物资急缺,医院也爆满,特别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美国等等,医院超负荷状态,每天死亡人数剧增,呼吸机也短缺,加之好多人西方人还是不重视,上街不戴口罩,参加聚会。总而言之,希望全球疫情都能得到有效控制,大家在特殊时期出门也要保护好自己,务必戴口罩,勤洗手。

傲慢,欧洲那帮白人还是看不起中国人呢,还以为中国跟清朝一样,可是现在情况反过来了啊。还有他们所谓的自由皿煮,说什么隔离封城不尊重他们的人权。搞笑死了,人权是针对活人的,死人不在此列。某大英帝国居然还是装鸵鸟,搞什么群体免疫,结果首相还是谁还有查尔斯王子就感染上了。

有一说一,不管是动员,还是自发起来封闭小区自发隔离,这种高度自觉性除了我们中国,还真没几个国家能做到。都说什么中国的满分答卷他们抄答案都不会,其实不是他们不会抄答案,他们连笔都没有,连对疾病的畏惧之心都没有,拿什么抄答案。

首先我们从防控流行性病毒的方法来看,需要做到以下几点要求。1.切断传播途径,2.控制感染源,3.保护易感人群。

针对第一点,切断传播途径,欧洲国家就很吃力了。尽管连国家总理都在强调要在家隔离,群体免疫,但是欧洲人天性自由.乐观,他们喜欢享受当下,并且相信上帝会保佑自己免受病毒的感染。昨天我还在电视台的采访里看到有人在户外跑步🏃‍♀️。

控制感染源,这点欧洲国家算是心有力而余不足。医疗资源.警力资源,根本无法满足指数式增长的确诊病例,君不见,部分执勤的警察👮都无法佩戴口罩😷,压根控制不了所有的感染源。

针对大部分欧洲人来看,常年低于亚健康是常态,三高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感染前抵抗力就差,感染后,各种增肌体免疫力的药物也是贵的离谱,再加上药物稀缺,有没有药💊还两说。

用脑子🧠想想,欧洲人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在重大灾难面前,不敢相信自己的正斧,做不到令行禁止,党派林立,不少人还等着看好戏👀

新冠肺炎在中国为什么在短时间内能够有效控制?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有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全国人民能听党指挥万众一心。白衣天使不畏生死拯救生命;西方国家制度不同还提倡什么自由。在疫情肆虐的当下能不出大事吗?

当初,欧美自持医疗高端高明,瞧不起中国的“土老帽”,认为新冠是小儿科,在中国闹那么大风浪是因为中国的医疗处在幼儿园的水平,因此不断抨击中国的医疗和体制。

现在轮到这些高高在上的高医疗水平了,不单措手不及,还被打得满地找牙。

终究原因,是当初的不重视,准备工作没做好。导致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不可收拾了。

新冠肺炎通过口沫传播,接触传播为主,其传染性也相对较高,中国在发现了新冠肺炎后采取了积极主动的措施,封城,建立医院,市民在家不出去也为中国的新冠肺炎的感染降到了最低,加上中国的医疗的高度集中,还有无私奉献的人民,中国的新冠肺炎得到了有效控制,中国的本土新冠肺炎也无增长,多为外来输入病例。欧洲一些国家起初对新冠肺炎的不重视,加上欧洲崇拜自由民主,欧洲很多人对新冠肺炎都嗤之以鼻,不足为患。欧洲人出门逛街游玩不戴口罩,使得人与人之间接触多,传染性就更快,欧洲很多国家医疗不到位,国家不给力,使得后面感染人群越来越多,才开始重视,很多配套设施跟不上,使很多人无法进行检测和治疗,耽误了治疗时机,所以死亡率高,当然现在欧洲国家也开始实行治疗措施,加上国与国之间的相互帮助,新华肺炎很快就会被打败,希望多点健康,没有病毒!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