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消息:连花清瘟胶囊只含薄荷醇。中医院士是否应该提出抗议?_金亚洲

  发表于

嘴长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说,只能随它,不可能拿张胶布给贴上,爱用不用。用了有效再怎么贬低也有人用,无效说破大天也没人用,公道自在人心!

连花清瘟胶囊,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袭肺证,症见:发热或高热,恶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舌偏红,苔黄或黄腻等。

如果没有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单纯从西方医学研究连花清瘟的化学成分,没有任何意义。

就好像对牛弹琴,瑞典不用连花清瘟就不用吧,我们没必要跟别人解释。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用连花清瘟有效,这就够了。瑞典人体质好,随他去吧。

中国支援西方瑞典抗击疫情。

中国说:中国的新冠病毒抗疫中医疗效很好,你们可以试一试,比如说我们的莲花清温。

瑞典说:中医在我们国家是无证行医,再好我们也不能用。

中国说:危难时刻,你们现在应该是先救命,不要管什么证不证?

瑞典说:在你们中国没有行医证不是也不能看病吗?有本事的中医也没有用,也照样不能看病,如果是要行医不也要罚款吗,如果你们要在瑞典使用中医诊疗治病,我们也要对你们进行罚款。

中国说:你们这是诽谤,污蔑没有根据,这次抗疫中国最早使用的治病药方就是中医,而且我们很快就可以拿出中医治疗方案,并且马上见效这一点证明比西医强。

瑞典说:不要说那些好听的。我们有证据证明你们中医医生没有证照样不能行医比如说李跃华,还有什么斌,中医行医证的问题,在你们国内的民间还有争论,我们不使用中医,我们反对你们在瑞典无证行医。

中国说:先不说这个,不用中医就不用中医吧。你们要是只要人权不要命,上帝也救不了你们。

瑞典消息:莲花清瘟胶囊只含薄荷醇。中医院士是否应该提出抗疫?

5月6日,《瑞典晚报》报道称,瑞典海关实验室对中国提倡的抗新冠中药连花清瘟进行了检测,声称其成分“只有薄荷醇”,该药品对于新冠病毒“没有作用”。瑞典药品管理局表示,目前欧洲有大量的当前产品在流通。瑞典药管局与海关署将连花清瘟描述为“未经许可不得从申根区以外的国家运输”的药物,并将其扣留在边境。

瑞典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声称,莲花清瘟包含约13种草药,“但事实上成分只有薄荷醇”。真的是这样吗?真实情况却是,早在3月23日,广东汕头大学化学系、南京中医药大学、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新药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香港中文大学生命与健康科学学院的研究团队就曾在线发表了一篇相关方面的研究论文,题为“中药莲花清瘟抗新冠肺炎分子机制的理论研究”;研究指出:莲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研究还强调,中医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防治各种疾病的历史,它是通过多种有效成分靶向调节多种疾病相关通路来实现,“莲花清瘟不仅具有抗病毒作用,还具有抗炎、免疫的作用机制”!

在更早的2、3月份,包括钟南山、张伯礼在内的多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就曾指出,莲花清瘟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具有确切疗效。2月6日,张伯礼团队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团队合作在《中医杂志》上发表论文《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各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其中就系统梳理了中医处方药推荐情况;3月20日,钟南山团队也在《药理学研究》发表题为《莲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论文。他们都用比较详实的数据证明了,莲花清瘟胶囊对于新冠肺炎具有较好的抑制作用。

莲花清瘟产品属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和国家医保目录(甲类)品种,主要用于感冒、流感相关疾病的治疗。连花清瘟产品先后多次被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入感冒、流感相关疾病诊疗方案。4月1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莲花清瘟胶囊/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新增加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5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应外交部和卫健委联合邀请为留学生解答疫情解惑时,提醒国外留学生,如果有发热情况,“要多多喝水,吃点带过去的药物”,可以服用如日夜百服灵、布洛芬或者莲花清瘟。5月8日,钟南山在与美国医学专家视频连线、分享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的经验、策略时,也提到连花清瘟胶囊对新冠肺炎轻症、普通型患者有一定疗效。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国自主研发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已经在临床多年多次验证具有对抗疫情的良好疗效,这次再次验证了对抗新冠疫情也有非常不错的效果。至于瑞典那个奇葩国家,它们不是一项崇尚“群体免疫”嘛,那就让他们继续“群体免疫”吧,我们没有必要多搭理它,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夏蝉不可语冰”!

实际上这个问题只能归结为西医和中医的冲突和认同问题,我们国内的中西医结合做的比较好,但在西方国家并不这样认为。

1、按照西医的理论,任何药品都是要标注有效成分的,而且需要对这个成分进行药理研究,然后才能应用于临床。

2、但我们中医却不是这样的,只会标注原料和辅料,不会标注有效成分,而且这些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也是未解之谜,或许这就是中医的魅力所在吧!中药更多的还是在传统临床经验的总结下得出的结论,只能对毒理进行最大限度地分析,而药理却很难去从研究,但其中一定有西医可以解释的成分在里面,只不过是没有进一步发现而已。

就像青蒿素为什么能获得诺贝尔奖,如果仅仅是停留在中药临床经验,很显然是不行的,最终是对青蒿素进行了有效成分的破解,才获得了世界的认同,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客观地来看这些事情。

从瑞典目前给出的理由来看,我们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因为他们对连花清瘟胶囊的检测只发现了薄荷醇,但实际上检测的标准是什么呢?如果标准都没有,又如何破解这里面的奥秘呢,说个很实在的话,这里面的有效成分厂家就算已经破解,也不会像世界宣布的,一旦宣布或许你就人工合成生产了如果连花清瘟胶囊仅仅只含有薄荷醇的话,实际上这就是一颗薄荷糖而已,清清嗓子,但想想也不可能啊,中药成分是相当复杂的,连花清瘟胶囊的原料是: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薄荷醇应该只是薄荷脑的成分,其他的都是为破解的,瑞典的依据其实不科学,没有正确认识中药。

连花清瘟胶囊的最大魅力还是在于历史的经验传承,从汉朝就开始使用了,属于汉,明,清三朝古方,一历史承载下来的经典治疗感冒的名药。

中医院士如何回应,其实不重要,中药要是能从西医的角度来解释的话,早就席卷全球了,无需解释,想用的自然用,仅此而已。

瑞典:连花清瘟限制入境

瑞典海关实验室近日在对连花清瘟进行了检测,声称只发现有“薄荷醇”的成分。近而,瑞典药品管理局与海关署将连花清瘟扣留在了边境,限制该药入境。

瑞典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Dan Larhammar)声称,连花清瘟包含约13种草药,“但事实上成分只有薄荷醇”。

事实并非如此

广东汕头大学化学系、南京中医药大学、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新药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生命与健康科学学院的研究团队的论文《中药连花清瘟抗新冠肺炎分子机制的理论研究》,对连花清瘟的作用都做了具体的分析。

连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打分,结果显示芦丁(Rutin)、连翘脂苷E(Forsythoside E)、金丝桃苷(Hyperoside)的分数均优于洛匹那韦(Lopinavir)。其中,金丝桃苷可能是对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酶最可能的抑制剂。

而且,包括钟南山、张伯礼在内的多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就曾指出,连花清瘟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具有确切疗效。

为什么连花清瘟不受瑞典欢迎呢?

在世界范围内,西医目前都占主流地位,甚至在我们国内西医也同样是占占据着主流地位。一个中医药物放到西医为主流的国家里,再遇上思维有些受限的检测人员,我们的连花溥瘟要想得到认可就需要跨越一个文化的鸿沟。

其次,任何领域内都会有冲突与矛盾,瑞典的西医反对中国的中医也是能够理解的事情了。

第三,连花清瘟在中国对抗新冠肺炎中有显著作用,但西方国家不一定看得见啊。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要想让瑞典人完全信服这个药物对新冠有巨大作用,还需要时间的证明,更需要他们本国人民的证明。可惜现在被海关阻挡在瑞典境外,也更难被瑞典认可。

中医这种科学未来的路还很长

中医是一门科学,但这种科学用西方的一些标准不容易判断清楚。中医的科学标准是一种动态化的,会依据病人的特征进行灵活变动的。中医的药方是一个参考,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根据病人症状、年龄、体质等诸多因素进行灵活的调配,这是一种动态的演化过程。要掌握这种思维,学好中医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中医院士没有抗议的必要

向瑞典输出连花清瘟本来就是帮助瑞典国内的新冠疫情控制,不愿意接受,只能向能够接受的国家输送药物。中医院士真没有必要在这个阶段浪费时间,如果瑞典医疗专家需要这类药品,他们会想办法找一些证据的。当然,我们的药物销售人员也会主动帮助这些医疗专家找到有关材料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做到我们该做的,至于成不成就看瑞典的决定了。

我想说的是——

一,医学是实践科学,不仅仅在实验室。比如,试验对病毒有效的药物可以直接用于人体吗,当然不能。

二,中医是天人合一的医术,不仅仅是医学与治病。比如,中医大家,到了武汉,不仅仅需要实际看病人,还要感受当时武汉的空气与环境。

三,还有,中科院院士在去年说过看病需要观天象。那么,请问瑞典实验室,天象这个怎么可以实验出来呢。

四,举个例子说明中国的中药,当年电影《叶问》有个桥段,日本人学习中国武术,依然打不赢中国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日本人只是学会了动作,而武术不仅仅是"武",因为他们永远不会领悟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

总结一下——

如果想用实验的方法证明中医,是徒劳的。它只是西医的思维模式。

而事实也证明,这次,西医对新冠病毒无可奈何。

我们的中医需要自信,无论别人怎么说,因为别人说只是别人的事。

瑞典都已经走上全民免疫的道路了,还分析我们国家的中医药成份干什么?

是不是最近感觉到取得点成绩又开始飘飘然了,又开始妄自评论,我们国家的中医药。

瑞典这种小人得志的国家无需理会,我们的中医专家应该专心致力于研究中医药,把我们国家的中医发扬光大,而不是去和这种跳梁小丑儿骂战,骂赢了我们,没什么收获,骂不赢我们还生一肚子气,莫不如置之不理,任凭他怎么说,我们只一心发展,用实力去碾压一切。

这是典型的两种文明的对话,谁也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或许可以说,他们明白我们在说什么,所以不理我们。

西方的传统医学也曾有过几千年历史,也曾经博大精深,事实上比中医发达的多。但早已被现代医淘汰了,很彻底。

莲花清温胶囊对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这是在抗疫实践中得出的结论。瑞典方面不论怎么说,都无法更改既定的事实,更不能更改连花清瘟胶囊真正的功效。

近日,瑞典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Dan Larhammar)声称,连花清瘟包含约13种草药,“但事实上成分只有薄荷醇”。

瑞典药品管理局与海关署将连花清瘟扣留在了边境,限制该药入境。

这其实是一件特别搞笑的事。

莲花清瘟胶囊这款药,是中国在抗击疫情实践过程中,经过临床实验得到很好印证的有效药物。也是被钟南山、李兰娟,等众多中国抗疫专家,以及确诊患者共同认可的药物,这可不是谁说不行就不行的。

瑞典方面称,莲花清瘟胶囊成分里边只有薄荷醇,这样的定论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能相信。莲花清瘟的药物成分里边还有什么,再没有比中国中医药研究人员更了解它了,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和这样幼稚的论调计较。

瑞典方面这样做无非想达到两个目的。

一是不友好的抹黑,对中国的态度,就是对某些国家的献媚和示好。

二是他们自认为已经研究清楚了莲花清瘟胶囊所有的成分和配比,认为他们自己完全可以生产出这样的药物来。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种药物不神奇,他们完全可以复制,所以才找了这一样不厚道的借口。

其实,瑞典真的特别可笑。

第一、作为中国来说,对世界都是一贯的态度,从来都是负责任,有担当的,瑞典如果愿意和中国交好,愿意请求中国援助,相信中国不会推辞,但现在既然是这样的态度,这样的不友好和抹黑,其实中国也不稀罕,多一个少一个瑞典又能怎么样呢?

第二、不要低估了中医药的博大精深,更不要低估了中国人的智慧,不要自认为已经研究清楚了莲花清瘟胶囊的所有成分和配比。其实,一款中成药从研发到临床,没有瑞典方面想的那么简单,更何况莲花清瘟是一款祖传药物,不是谁想复制就能复制得了的。

嘴是别人的嘴,爱咋说咋说去,既然不欢迎莲花清温胶囊,那我们还不卖了。

对瑞典搞这样的小动作,作为中方根本没有必要和他们计较,浊的清不了,清的也浊不了,不是他们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