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与伊朗的关系如此亲密,未来是否有可能合并为一个国家?_金亚洲

  发表于

合并是不太可能,但目前伊拉克和伊朗的关系确实不错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被伊拉克和伊朗展现的淋漓极致。在2003年之前,伊朗和伊拉克的关系一直非常恶劣,两国甚至兵戎相见。

自从伊拉克从英国独立之后,其跟伊朗之间就一直龃龉不断。两国的矛盾主要在于阿拉伯河的边界划分问题上。

阿拉伯河是由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汇流而形成成的,这条河流非常短,全长只有193公里,但是这里却是伊拉克重要的而出海口。(阿拉伯河位置)

在伊拉克还属于奥斯曼帝国领土的时候,阿拉伯河是全部归属伊拉克地方政府管辖的。而在1937年伊拉克独立之后,伊拉克和伊朗签订了新的协议,阿拉伯河变成了两伊的界河,双方以河道中心线划界。不过伊朗如果要使用河道的话,还需要向伊拉克支付费用。

后来随着伊朗的日渐强大,伊朗政府不再想支付使用河道的费用,而迫于伊朗压力,伊拉克政府则在1975年与伊朗再度签订边界协定,至此两国彻底以河道中心线为界,之后伊朗无需再向伊拉克支付任何费用。

这个条约是在萨达姆当政时期签订的,萨达姆为此深以为耻,希望有朝一日能夺回阿拉伯河。

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萨达姆决定趁伊朗新政权立足未稳之际,武力夺回阿拉伯河。于是在1980年9月22日晨,伊拉克空军对伊朗首都德黑兰等事多座城市和军事目标进行空袭。次日,伊拉克陆军大举入侵伊朗,两伊战争爆发。

两伊战争整整打了九年时间,伊拉克和伊朗谁都没占到便宜,可谓是两败俱伤,最后只得握手言和,战后双方边界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两伊战争中的伊拉克军队,这场战争除了没有使用核武器,其他一切能用的武器都用上了)

除了边界问题以外,在萨达姆时期两国的宗教教派也不一样。伊拉克和伊朗都是信奉伊斯兰教,但伊斯兰教主要分成两大教派,一是逊尼派,二是什叶派。伊朗人是信奉什叶派的,虽然大多数伊拉克人也是什叶派教徒,但无奈萨达姆是个逊尼派信徒,所以在萨达姆时期伊拉克算是一个逊尼派国家。

限于篇幅所限,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矛盾本文就不过多阐述了,反正两个教派的矛盾非常深,因此萨达姆也非常敌视伊朗。

不过在萨达姆倒台之后,由于人口占优势,伊拉克新政府逐渐被什叶派所控制,因此与伊朗的关系日渐紧密。伊拉克政府甚至拒绝与美国一起制裁伊朗,而在叙利亚战争时期,伊拉克政府甚至默许伊朗军队通过伊拉克前往叙利亚,两国关系进入蜜月期。(2019年3月11日,伊朗总统鲁哈尼与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在巴格达举行会谈)

不过虽然目前两国关系非常紧密,但还远不至于走向合并。毕竟两伊并非同一民族,伊拉克是阿拉伯人,而伊朗则主要是由波斯人组成。

波斯人曾在历史上建立过非常伟大的文明,但在公元七世纪波斯人甚为自豪的萨珊王朝却被阿拉伯人征服,并且在阿拉伯人统治下,波斯人接受了伊斯兰教。但是在波斯人心底里是非常看不起阿拉伯人的,波斯人认为阿拉伯人就是突然从沙漠中跑出来的野蛮人。而阿拉伯人也看不起波斯人,尤其是海湾的阿拉伯国家,十分敌视伊朗,这两大民族至今摩擦不断。

在当前大国博弈的国际环境下,伊朗和伊拉克现在没有合成一个国家的可能,美国不会允许,英法德也不会允许两伊合并,在中东形成一个更强大的“小霸”,除非世界没了大国插手,重新回到“战国”时期,各小国互相吞并,两伊才有可能形成一个国家。

合作有可能,合并不容易。

可以说,完全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如果设想伊拉克与伊朗合并,也只能是伊拉克并入伊朗,断不可能伊朗并入伊拉克的。从目前伊拉克和伊朗的关系发展趋势来看,两伊关系发展今后还会继续升温,双方的各方面合作领域将会增加,甚至可能成为事实上的盟国。但是,伊拉克与伊朗合并为一个国家,这个脑洞开得有点大。

首先伊拉克与伊朗并不是一个民族,伊拉克除了10%的库尔德人,90%都是阿拉伯人,只不过阿拉伯人因为伊斯兰教的教派不同,分成了什叶派和逊尼派。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拉克与伊朗关系出人意外的转圜,主要是伊拉克具有55%以上什叶派民众。而当年萨达姆仅依靠35%不到的逊尼派民众支持统治了伊拉克,萨达姆在伊拉克实行的是少数逊尼派统治多数什叶派的局面。

因为教派的原因,伊拉克境内占多数的什叶派势力头目受到萨达姆镇压时,都逃亡伊朗避难。萨达姆垮台,伊拉克成为多数族群什叶派势力的天下,两伊关系自然而然的和好。而伊朗则是以波斯人为主体的国家,在宗教信仰上90%以上为伊斯兰教的什叶派民众。伊朗出于自己生存和发展的考虑,打破民族界线以教派矛盾来聚合什叶派民众,战略上扩大什叶派势力范围。

现阶段的中东地区,因为受到美国等域外大国的插手干预,伊斯兰教内部的教派矛盾非但没有弥合,反而在加大。所以形成了中东地区目前的两大教派对立格局,伊朗是什叶派大本营奉行的政策是反美和反沙特。逊尼派(主要是阿拉伯人)则亲美反伊朗以沙特为一方,双方明争暗斗势不两立。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什叶派阿拉伯人也跟着伊朗跑,教派矛盾大于民族矛盾,这不等于伊拉克人就愿意与伊朗合并。

去年5月12日伊拉克大选,得票最多的党派是“行走者联盟”,其领导人为年轻的宗教领袖萨德尔,现在的伊拉克总理迈赫迪,应该是受到萨德尔同意才能组阁。萨德尔是什叶派的宗教领袖,但是非常的具有独立性,而且完全不同于伊朗的政教合一政治理念。萨德尔虽然是什叶派宗教领袖,但是萨德尔并不赞成伊朗的政教合一政权模式。由此萨德尔既反美同时也反对伊朗对伊拉克的干涉,反对伊朗在伊拉克拥有超过正常的影响力。

萨德尔身为什叶派宗教领袖,但是在“行走者联盟”内部容纳了逊尼派和其他世俗派政党,萨德尔打破了以宗教派别划分政治势力的传统。宗教领袖萨德尔的政治见解,应该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具有代表性的。伊拉克的什叶派内部就有这样的政治倾向,哪对于占人口比例35%的逊尼派民众就不要说了,绝对不会同意与什叶派伊朗合并在一起的。

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两伊关系将不顾美国的警告和反对,双方将在多方面加强合作,进一步提升和改善两国关系。但是不存在两伊合并的问题,一是两伊内部民众通不过,二是外部大国势力也不能容忍这种现象的出现,两伊合并之说绝无可能。

很难的,而且伊拉克和伊朗关系的回暖时间并不长,两国关系还未达到能合并的地步。

两个或者多个政治实体合并成一个国家,需要的条件通常有,一是同一民族形成共同人文历史,在中东地区,埃及和叙利亚曾经合并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关键因素就是同为阿拉伯人的历史认同感。二是共同的价值观,典型的是苏联的15个加盟国,维系其存在的思想基础是共同的意识形态。

三是共同的敌人,需要两个政治实体携手对抗。如在1654年,俄罗斯和乌克兰为对抗共同的敌国波兰,通过签订佩列亚斯拉夫条约,两国结盟,乌克兰加入莫斯科公国。四是通过灭国之战,即摧毁一个国家的政权,将领土纳入本国管辖内。这种例子在古代比较常见,崛起的大帝国通过都灭亡过多个国家,在二战后,确定主权不可侵犯的国际共识后,几乎已经绝迹。

伊朗和伊拉克在这四点上是缺乏的。在民族成分上,伊朗主体是波斯人,其历史可追索到公元前2700年,在公元前550年即建立波斯第一帝国,留下了灿烂的历史文化和历史自豪感。在公元651年,波斯帝国灭于兴起的阿拉伯帝国。

而伊拉克主体民族是阿拉伯人,由于宗教的关系,现在的伊拉克人对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在伊拉克境内出现的文明已经陌生。现在的阿拉伯人历史通常只追溯到阿拉伯帝国的崛起之时,和伊朗缺乏共同的历史认同。而且阿拉伯帝国长期的首都都在伊拉克境内,对于伊朗民众来说,伊拉克是灭掉历史光荣的仇敌。

其次,在价值观方面,伊朗的民众主要是什叶派穆斯林,在伊拉克则是逊尼派和什叶派分庭抗礼,加上库尔德问题,使伊朗和伊拉克难以形成共同的价值观。而且伊朗基于什叶派政教合一的体制,也难以让伊拉克逊尼派认同。

共同的敌人方面,伊拉克和伊朗都有浓重的反美思想,但是在美国在美伊战争后长期的耕耘中,已经在伊拉克政坛形成一股亲美势力,将会极力阻拦伊朗和伊拉克的联合。在美国依然不放弃在伊拉克施加影响力之前,两国不可能合并。

在上述的几个条件不具备之时,靠战争手段更是难以实现。伊拉克和伊朗都是中等国家,其实力大相径庭,没有任何一方有绝对的优势可以灭掉令一国,即使获胜,在缺乏各种认同下,也难以形成有效的统治。在上世纪80年代,伊朗和伊拉克进行了残酷的两伊战争,两败俱伤后不得不停战。

另外,伊朗和伊拉克一旦合并,在中东将形成一个超过一亿人口,石油资源足以干扰全球能源市场的国家。以合并后的国家为基础,是有实力推动中东地区的统一的。将对美国的中东战略、以色列的安全、欧洲和俄罗斯的战略形式,以及崛起的大国都有重大的负面影响。故从国际政治的角度,伊朗和伊拉克不可能合并。

我是夕惕若,欢迎关注。

自从萨达姆政府被推翻以后,伊拉克和伊朗的关系就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两国越走越近,出现明显的缓和局面。在伊朗被美国制裁之际,伊拉克总统萨利赫访问伊朗,为两国关系发展和经贸合作铺路,使两国的关系逐渐走上正常化。

伊朗总统鲁哈尼11日抵达巴格达,开始对伊拉克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这是鲁哈尼2013年就任伊朗总统后首次访问伊拉克。伊拉克总统萨利赫与鲁哈尼讨论了两国边境、水资源、开展石油和天然气合作等议题。会后两国发布联合声明,将在多个领域建立伙伴关系。

两国关系转暖,而且越来越密切,这是有着重要的原因的:

第一、两国都是以什叶派为主的国家,有着共同的宗教信仰。

在萨达姆掌权时期,虽然伊拉克什叶派人士占多数,但是萨达姆家族却是逊尼派人士,由于两个教派存在很深的历史恩怨和利益纷争,萨达姆政府对什叶派人士进行打压。导致伊拉克和伊朗关系恶化,两国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进行了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

而在伊拉克萨达姆政府被推翻以后,伊拉克境内的各派政治势力经过长期的博弈,在伊拉克政府内部形成新的权力分配格局。根据伊拉克战后各方达成的政治默契,伊政府总理由人口占多数的什叶派担任,议会议长由逊尼派担任,总统由库尔德人担任。在去年新组建的伊拉克政府中,总统为库尔德人巴尔哈姆·萨利赫,总理为什叶派人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议会议长为逊尼派人士穆罕默德·哈布希。由于伊拉克总理掌控政府实权,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伊拉克政府属于什叶派政府,这就为两国关系发展扫清了障碍。在伊朗什叶派大旗的号召下,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构建起什叶派新月地带国家联盟。

第二、两国有着现实的利益合作需求。

伊拉克和伊朗都是中东地区的大国,两国在边境安全、反恐、水资源、石油和天然、贸易等领域存在广泛的合作需求。而且目前美国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这也使两国进一步合作显得更加迫切。作为中东两个大国,伊拉克和伊朗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实现合作共赢是双方最明智的选择。

虽然两国关系在改善,但是两国没有合并的基础。

第一、两国民族不同。

伊拉克人大多数属于阿拉伯人,而伊朗人多数是波斯人,两国在民族上就存在很大的差异。伊朗长期以来都是一个以波斯人为主的国家,现在不可能跟一个阿拉伯人国家合并。

第二、两国没有合并的基础。

伊拉克和伊朗只是在改善两国的关系,两国并没有合作的意愿和基础。伊拉克和伊朗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国家,伊拉克在战后建立了各个势力分权的政治体制,伊政府总理由人口占多数的什叶派担任,议会议长由逊尼派担任,总统由库尔德人担任。而伊朗却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领袖在国内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总统必须要得到宗教领袖的承认,否则难以履行其职权。从两国的国家体制上来看,两国都不具备合并的基础。

第三、美国不会同意两国合并。

美国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建立了以美国主导的中东秩序,美国不允许中东国家打破自己主导秩序。当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国都出兵干预,如果伊拉克和伊朗合并,无疑会大大改变中东的地缘格局,美国肯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即使两国关系非常密切,两国也不可能合并。

本月11号,伊朗总统鲁哈尼到访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并开始为期三天的访问,而这也是自2013年后伊朗总统首次出访伊拉克。

对于本次伊拉克之行,鲁哈尼将与萨利赫围绕能源合作、边境安全、经济贸易等方面展开讨论;尤其是在边境安全问题上,伊朗和伊拉克就库尔德问题和打击伊斯兰国拥有一定的共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世纪整个八十年代都处于兵戎相交的两伊关系似乎自萨达姆政权倒台后就共弃前嫌,谋求全方位、多领域的合作已经成为了近些年来两伊间的主旋律!

回看第一次波斯湾战争(两伊战争)爆发的原因无外乎三点:两国的边境争端、美苏冷战的影响以及宗教矛盾;而作为中东国家立国基础的宗教则起到了关键作用:伊朗属于什叶派、伊拉克更是什叶派的发源地,但伊拉克的统治者萨达姆则是逊尼派;这种对立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战争的爆发。

不过在后萨达姆时代,伊拉克一直都在努力实现国内的宗教平衡,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分权体制:库尔德人出任总统、逊尼派出任议长、什叶派出任总理。这样的体制虽然无法完全消除矛盾,但对于伊拉克未来的发展利大于弊!

尽管我们可以看到两伊关系朝向正面的发展趋势,但将他们合并为一个国家仍存在许多不现实的矛盾因素:合并后是政教合一还是世俗化?权利体制是分散还是集中?核心教派该如何确定?美国、以色列及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会不会熟视无睹……

我是军武最前哨!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伊拉克和伊朗只是关系发展有进步,亲密尚有距离,根本谈不上两国合并为一个国家!

当地时间3月12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带领的代表团与伊拉克政府发布联合声明。两国将在多个领域建立伙伴关系,并推进友好与合作继续向前发展。没错,伊朗和伊拉克关系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这只是两国发展交流的一个插曲,只是什叶派占优的伊拉克政府和伊朗的同气相求。两伊关系的一些内在矛盾依然存在,并且随着未来局势的变化必有起起伏伏。

种族上的分野——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像一座大山横亘在两伊之间

从历史源流上看,伊朗与伊拉克分别由不同人种组成。其中伊朗主要是波斯人,占伊朗总人口的60%以上;伊拉克则主要是阿拉伯人,占伊拉克总人口70%以上。公元7世纪时,先是统一强大的阿拉伯帝国入侵波斯,后是奥斯曼帝国与伊朗萨非王朝的战争,使波斯人与阿拉伯人充满了历史仇恨的堆积。两伊战争爆发后,中东枭雄萨达姆就以为阿拉伯民族而战相号召,要求其他阿拉伯国家支持他,对科威特的赖账也是依此为借口。

同时阿拉伯人和波斯人这两个民族在对方国内则互为少数民族,利益时常得不到足够保障。例如伊朗西部的胡齐斯坦省,历史上曾归属于鄂图曼帝国的伊拉克行省,这一地区主要聚居的阿拉伯人曾多次反抗伊朗统治,追求民族独立。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伊朗和伊拉克都曾不遗余力支持着对方境内的库尔德人进行民族独立斗争,更加剧了民族矛盾。

宗教上的矛盾——什叶派和逊尼派,千年斗争不共戴天

伊朗和伊拉克都是伊斯兰国家,信奉伊斯兰教是绝大多数民众的选择。可伊斯兰名义下分属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却硬生生把伊朗和伊拉克变成了同室操戈的生死冤家。两伊战争就是这样打起来的,萨达姆的被处死也是伊朗渗透的伊拉克政府定夺。未来伊朗神权立国的主旨不变,则扩散霍梅尼主义的火种到处传播,伊拉克首当其冲。世俗主义传统深厚的伊拉克,必定在逊尼派和库尔德族的鼓噪下与伊朗分庭抗礼。

两伊战争的创伤犹在,心理仇恨尚未平复

两伊战争惨烈异常,遗祸至今,伊拉克伤亡45万余人,直接损失(包括军费、战争破坏和经济损失)3500亿美元;伊朗伤亡100余万人,仅德黑兰就有20万妇女失去丈夫。战争使两国经济发展计划至少推迟20至30年。特别是伊拉克还对伊朗军队、平民动用了化学武器,至今让伊朗人心潮难平,恨恨连声。伊朗陷于宗教狂热没有武装的平民集体冲锋踩爆地雷的场面,惊心动魄,让人泪目。

政府间的合纵连横可以随着时间腾挪,可以附和政治和外交利益变化,但饱受战争创伤的民众可是一刻不曾忘怀。

伊拉克对伊朗“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2003年以后,随着逊尼派萨达姆政权的垮塌,伊朗借助翻身做主的伊拉克什叶派政府逐渐介入伊拉克事务。尤为动荡期的伊斯兰国崛起,给伊朗提供了武装什叶派民众的广阔空间。一时间,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无所不在,引起了伊拉克社会的普遍警惕。

近年来,美国和阿拉伯世界、伊拉克逊尼派,都不断对伊拉克政府施加压力,同声要求将获得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或解散,或并入伊拉克政府军,要坚决打碎伊朗在伊拉克掌握大规模军事力量的企图,要清除伊朗在伊拉克的渗透影响。

目前,伊拉克政府和伊朗的交流,只是对过去两国政府刀兵相向极端化政策的修正和反拨,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一种努力。

任何极端化地一惊一乍看待两伊问题,只能是极端思维的条件反射,除了肤浅不会留下别的什么。

不会,顶多信仰相同。给你划到其他家庭做亲戚你愿意不。伊拉克政府被美国都给摧毁了,好不容易有些起色在折腾真是还不如被伊朗收购呢好歹可以抱团取暖,哈哈😄

现在的伊拉克与伊朗的关系十分要好,这主要是伊拉克在2014年爆发的武装分子崛起,导致了伊拉克北部战事重启,而伊拉克政府军基本上一溃千里,所以这个时候得到伊朗全力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一举突起,帮助了伊拉克政府军成功的剿灭了武装分子,并且伊拉克政府军这些武装纳入到了自己的麾下,目前估计伊拉克什叶派至少拥有50万人,堪比伊拉克政府军实力。

同时伊拉克政府也是由亲伊朗人士构成,虽然伊朗势力在伊拉克急剧膨胀,但两国绝对不可能合并称一个国家,毕竟伊拉克是一个国际承认的实体国家,而伊朗也没有必要吞并伊拉克,只需要扶植代理人,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就好。

目前伊朗有大量的投资在伊拉克,并且伊朗大部分外贸商品都被伊拉克所消化,包括伊拉克还得向伊朗进口天然气、电能、化学原材料,成品油、汽油、柴油等等。两国的关系十分密切,在这种情况下伊朗-伊拉克看似要结盟了,虽然美军在伊拉克人数仍然不少,但是无法改变现在伊朗实力在伊拉克的扩张。伊朗早就在伊拉克进行与美军的秘密对抗,为了反对美国,伊朗在伊拉克投入了数百亿美元,对伊拉克经济、军事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扶植自己的代理人,建立自己的情报网,所以伊朗在伊拉克的战略影响力巨大。

美国现在担心的就是伊拉克现在离不开伊朗,不能排除伊拉克将成为伊朗傀儡的可能,这将对整个地区产生特别广泛的影响。而伊朗与伊拉克的联盟对于现在的伊朗来说十分钟轰,因为遭受到美国和欧洲等西方国家制裁,伊朗外贸出口必须打破传统模式,必须依靠自己的工业化,而伊拉克就是最好的出口市场,伊朗的石油产量和出口量都在下跌,迫切的需要外资投入,而伊朗需要联合伊拉克在石油领域联手对抗美国和西方。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