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混乱是奥巴马留下来的遗产吗?_金亚洲

  发表于

叙利亚本是美国的奥巴马政府,为遏制俄罗斯南下的二门栓。叙利亚问题,让美国的历届政府给玩儿砸了,使俄罗斯成为赢家。美国赔了夫人,又折兵。

叙利亚自身出现了问题,上层社会贪污腐败,阶层之间贫富差距较大,政府不能平衡各方的利益造成国家动荡,各族之间离心离德,人民失去了凝聚力,为了扶持亲美方领导人,奥巴马支持反对派彻底打起了内战。

如果没有美国和西方的干预,现在叙利亚老百姓看到伊拉克局势应该蛮幸福的,最起码生活有保障,不至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叙利亚目前混乱的局面我认为的确是奥巴马政府时期造成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可以说是奥巴马留下来的遗产和烂摊子,为何这么说,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叙利亚混乱的原因是奥巴马对叙政策严重失误造成

奥巴马政府在叙利亚问题的失误导致伊斯兰国的崛起,从而使得叙利亚国内局势更加难以控制,奥巴马在第一时间,没有采取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接触,而是在伊斯兰国肆虐叙利亚之际,继续寻求孤立阿萨德政府。奥巴马认为,当时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已经是强弩之末,认为阿萨德放弃总统职位只是时间问题,对此,不断扶值叙利亚各派势力,包括逊尼派的激进势力,不料,最终导致伊斯兰国短时间内在叙利亚攻城略地,造成数十万人丧生。

第二,没有把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略利益放在眼里

除了对叙利亚战略误判以外,另一方面,就是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略利益置之不理,这也是奥巴马政府的一个巨大错误,奥巴马政府没有听取俄罗斯对叙利亚变成恐怖主义土壤的担忧,忽视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诉求,最后逼得俄罗斯不得不出手支持叙利亚政府,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使得叙利亚战火纷飞,百姓流离失所,这也是奥巴马任内对叙利亚混乱应该负主要责任之一。

第三,没有者抓住机会为叙利亚混乱建立和平解决方案

奥巴马一大败笔就是任期内,最终也没能有效的联合叙利亚国内各方势力,为叙利亚混乱的局面找到一个现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奥巴马政府时期可以说没能把叙利亚混乱的局面从根本上改变,反而使得叙利亚未来和平重建变得遥遥无期,叙利亚人依旧过着流离失所,家园被毁,和平迟迟无法实现的窘境,这一切,归根结底是奥巴马政府带来的烂摊子所造成的。

叙利亚内战实际上是席卷整个中东的颜色革命(它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只不过相比于其它国家,它持续的时间更长。

所以很难说,这个责任到底应该由哪一个西方政客来背,应该说是中东国家内部的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和西方长期进行颠覆活动的双重结果。

从2010年末2011年初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以来,革命浪潮一浪接一浪,先后有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国被传染,沙特、卡塔尔等国也有出现相应症状,不过很快胎死腹中。

阿拉伯之春席卷过的国家,有成功的,比如突尼斯和利比亚,也有失败的,比如阿尔及利亚、埃及、沙特等,还有一个就是半死不活的叙利亚。

(▲阿拉伯之春)

其实外人很容易看清楚,革命成功和失败的国家差异就在于是不是西方的盟友,有没有得到西方的支持。

埃及、沙特这些国家为什么刚有爆发的迹象就被扑灭了?因为他们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盟友,反对派没有西方的支持,自然不是政府的对手,反观利比亚,正是因为西方国家对反对派源源不断的支持,甚至直接派兵参与,才让革命成功的。

叙利亚眼看就要成功了,没想到俄罗斯横插一脚,事情才有了变数。

俄罗斯是别无选择,因为已经被逼到墙角上了。

埃及原先是苏联的盟友,几次中东战争后转投美国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是俄罗斯的盟友,被消灭了;现在俄罗斯在中东的存在基础就只剩下叙利亚了,要是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再被剿灭,俄罗斯势力就被彻底赶出中东了,这是对一个大国的羞辱,也是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灾难,普京怎么能忍?

所以,出兵叙利亚是俄罗斯的必然选择,奥巴马显然低估了一个没落的帝国被逼到墙角后反扑的力量。

(▲叙利亚境内的俄军)

自从俄罗斯和伊朗介入叙利亚后,叙利亚的局势就进入了混战状态,因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派别林立,而且背后各有其主,比如美国扶持的库尔德武装和民主军,土耳其扶持的国民军,沙特、卡塔尔等国支持的自由军等,大家各有打算,很难拧成一股绳,这给了叙利亚政府喘息的机会。

后来ISIS横空出世,成为一直不可忽视的破坏性力量,这称为叙利亚局势的转折点,西方开始从一心一意对付叙利亚政府转而先对付恐怖分子了,而伊朗核俄罗斯这不断投入军力壮大叙利亚政府军的力量,等ISIS被剿灭,叙利亚反对派也被政府军剿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库尔德武装还堪一用。

(▲ISIS的出现,是叙利亚局势的分水岭,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拯救了阿萨德政权)

回到问题本身,外界对奥巴马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他太软弱太优柔寡断了,没有像支持利比亚反对派那样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换句话说,美国应该直接参战的。

其实,那时候还有有几个不错的机会可以让美国介入战争而不用遭受国际舆论非议的,最好的机会是第一次出现对叙利亚政府动用生化武器的指控的时候,那个时候奥巴马如果一咬牙参战的话,取胜的机会是很大的。

不过奥巴马自然也有自己的顾虑,顾虑和现在的特朗普突然取消打击伊朗的行动差不多,一是美国被战争拖累太久,不想再被耗费精力和国力;二是俄罗斯的介入让战变得不好打,胜负难料;三是有更大的“敌人”需要对付,怕一旦进入战争泥潭就很难脱身对付这个大boss。

不管怎么说,奥巴马终究还是没有让美军直接投入战斗,这也算对得起他获得的那块诺贝尔和平奖章。

(▲奥巴马曾经错过介入叙利亚的最好时机)

那么叙利亚现在的混乱局势是不是奥巴马留下的遗产呢?

公平地讲,现在的叙利亚局势好多了,内战已基本结束,剩下的只是叙利亚政府和库尔德武装之间的谈判了,而且随着土耳其的入侵,双方的关系也开始变得好转,未来和平可期。

现在叙利亚混乱的根源来自土耳其。而土耳其之所以不顾盟友美国的警告,毅然决定动手打击库尔德人,那不是奥巴马的错,而是特朗普,是特朗普一手破坏和土耳其的关系并把它推向俄罗斯的。

要不是特朗普政府支持土耳其国内的政变,并且在土耳其军购问题上说三道四,土耳其不可能和美国交恶,更不可能动手打受美国保护的库尔德人。

(▲被库尔德人击毁的土耳其豹-2坦克)

↓欢迎读者点击评论,和人间戏共同探讨世界热点问题。

叙利亚战争至今已经近十年,造成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这种混乱局面的产生是有多方原因的。首先叙利亚自身问题是内因,是主要原因,政治经济改革停滞,官员腐败,社会不满情绪增加。其次,国内宗教派别,占统治地位,占有大量资源财富的是人口少的什叶派,占绝大多数的逊尼派处于被统治的地位,这种倒挂的人口结构是不稳定的。三是国际形势影响,主要是美国,借着阿拉伯之春的东风,想扳倒俄罗斯在中东仅剩的一个盟友,大肆攻击叙利亚政府,联合西方及逊尼派国家支持叛军,为其提供武器弹药以及军事顾问,短时间内组织了强大的反对派武装。四是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伊朗支持下定住了压力,没有像卡扎菲一样快速垮台,早期与反对派武装形成了拉锯,造成了大量的伤亡和破坏。五是伊斯兰国快速崛起增大了叙利亚混乱程度,好在俄罗斯直接参战的情况下,叙利亚政府军基本上消灭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势力。六时是叙利亚周边国家的野心,特别是土耳其,利用叙利亚战争攫取叙利亚国土,现在依然占据伊德利卜省大量土地。七是库尔德问题增加了叙利亚的混乱,叙利亚库尔德人利用美国支持,在扑灭伊斯兰国的进程中成长为一支强大的力量,占据了叙利亚的石油主产区。综上所述,奥巴马的政策是叙利亚混乱的原因之一,但不是全部,关键还是叙利亚自己。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