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的律师柳荣夏对她不离不弃,她们是何关系?_金亚洲首页_金亚洲注册_金亚洲官方网站

  发表于

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朴槿惠得了两个,完矣。朴槿惠的律师柳荣夏就是朴槿惠的红颜知己,还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种。朴槿惠有今天的下场,我们总认为全是朴槿惠女闺蜜崔顺实惹的祸,其实并非如此。小朴槿惠四岁的崔顺实是朴槿惠落马的主要因素,其实小朴槿惠十岁的柳荣夏也是女总统变成女囚犯的次要因素。别看,柳荣夏现在让朴槿惠还有不明真相的人感动的一塌糊涂。他从朴槿惠悲剧的次要因素到现在越帮越忙,也是让人醉了。

靠朴槿惠发迹成名却无作为

朴槿惠自称嫁给了国家,但国家不是她的男人。她的男人有三个,第一个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是朴槿惠声称的“导师,精神上的丈夫。"第二个就是崔顺实的前夫郑润会,发生“世越号”事件时,消失的朴槿惠,据传就跟郑润会幽会,并给他买了不少西多芬。第三个就是跟周星驰同岁的柳荣夏(유영하【1962年10月19日——】)。他学的行政管理,但渴望当一名检察官,好不容易通过司考当上检察官又因财务问题被辞。走向政界后屡屡失败,直到他认识朴槿惠之后,他是2012年成为了朴槿惠的亲信。

其实柳荣夏投靠朴槿惠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仕途,而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就是为了控制她的小姐姐。朴槿惠20多岁父母先后被刺杀,跟妹妹朴槿令关系很糟糕,跟弟弟朴志晚关系也不太铁。在其母亲被刺之后,她认识了崔太敏,崔太敏成为了她的精神支柱。崔太敏后来又把朴槿惠交给了自己的女儿崔顺实,也许朴槿惠跟自己的丈夫有染,崔顺实一边控制朴槿惠干政,一边打着朴槿惠的名义胡作非为。朴槿惠一方面为了报答他们一家,一方面也想摆脱崔顺实,这才有了柳荣夏的出头。柳荣夏作为朴槿惠的红颜知己和律师下属,他对朴槿惠的行为没有劝告,而是任其发展。更不要说事前预防,事中控制,事后补救。如果说这种不作为是不称职不够意思的话,那么柳荣夏的胡作为则是把朴槿惠推入深渊的一个次要因素。

越帮越忙导致了朴槿惠的今天。

柳荣夏获得了很多不明真相人的好感,认为他很铁很仗义。朴槿惠深陷闺蜜门之后,作为朴槿惠的律师团的核心律师,他们商量对策,最终效果不是太好。而朴槿惠也是一怒之下,将律师团解散只信任柳荣夏。柳荣夏打官司就是要么否定要么推给崔顺实,因为柳荣夏的“不老实”导致检方很生气。结果朴槿惠的问题越差越多,他越帮越忙,朴槿惠的境遇越来越差,他的名声反倒越来越好,而朴槿惠还是非常信任他。

给了他30亿韩元(1778万人民币)的“律师费”,实际是为自己留有后路。在拘留所朴槿惠谁也不见,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见,也不信任,就信任这个柳荣夏。可他们在拘留所谈的不是案情而是倾诉和鼓励,柳荣夏一个律师不改变策略,努力辩护,而跟朴槿惠谈人生,更是搞笑。柳荣夏虽然通过司法考试,但他打的官司并不多,而且曾打的官司还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可以说非常失败。柳荣夏打官司将朴槿惠拖入了深渊,而且拿了朴槿惠1778万人民币,他不是想办法请最厉害的律师,为朴槿惠翻案,而是要么无作为要么胡作为。

就是朴槿惠保外就医也不是柳荣夏的功劳,而是法务部部长曹国为了补救自己的信任危机的施舍。住VIP病房,看似对朴槿惠的报答,实际还陷入朴槿惠不义,并且用的还都是朴槿惠的钱。未来朴槿惠出院后,柳荣夏也很难让她再继续保外就医,朴槿惠剩下的那些钱要么被检方冻结,要么被柳荣夏昧下。看到朴槿惠的今天,让福垊突然就想到了当年的那个齐桓公。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朴槿惠这一生交的两个朋友,一个崔顺实让她败走麦城,一个柳荣夏让她倍感欣慰。柳荣夏是朴槿惠的私人律师,他们之间就是最要好的朋友,这不可亵渎。

朴槿惠与柳荣夏已经相识了15年了,朴槿惠在1997年复出参与政治,在2004年朴槿惠就曾经聘用柳荣夏担任她的法律顾问。不管是朴槿惠参加2004年的韩国国会议员选举,还是选战2007年和2012年总统选举,柳荣夏都是不遗余力的协助朴槿惠。在朴槿惠参选韩国总统期间,柳荣夏也曾经是其竞选办公室的成员之一。

但是随着亲信干政案的爆发,也让朴槿惠陷入了不断的麻烦之中。 随着文在寅所领导的共同民主党进行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游行,已经让朴槿惠倍感压力。最终在韩国国会启动了对朴槿惠的弹劾程序,在2017年3月,朴槿惠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弹劾的总统。3月31日韩国检方对朴槿惠提出了批捕,至此朴槿惠被关押到首尔地方看守所。

朴槿惠入狱之后,为了不牵连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也没有让弟弟妹妹来探望她,只与律师柳荣夏接触。韩国检方对于朴槿惠的审理,显然存在诸多的问题,这也让朴槿惠对韩国法律失去了信任,尤其是韩国检方所派的律师团队不作为,更让朴槿惠不相信韩国检方。因此朴槿惠只与律师柳荣夏接触,也只信任柳荣夏,朴槿惠的案件都交由柳荣夏代理。

柳荣夏也没有因为朴槿惠的入狱而远离,而是全心全意的帮助朴槿惠。在今年的4月16日柳荣夏就向韩国检方提出朴槿惠保外就医,进行入院治疗。可是韩国检方以不符合条件为由,拒绝了柳荣夏的申请。而在今年的9月5日柳荣夏再次向韩国检方提出朴槿惠保外就医,非常遭到了韩国检方的拒绝,但是韩国法务部门于9月11日最终同意了朴槿惠的保外就医。这样朴槿惠在9月17日进行了肩部手术治疗,目前在韩国圣母医院进行疗养。

而朴槿惠相关的手术和住院费用约为200万人民币,而这些钱基本上都是由律师柳荣夏所担负的。虽然朴槿惠之前以支付律师费的名义存在了柳荣夏那里一笔钱,但是这也是律师费用。而如今保外就医的费用都得是朴槿惠自己承担,而朴槿惠约36亿韩元的资产早都被韩国检方冻结,因此是柳荣夏为朴槿惠支付目前的就医费用。这才是真正的朋友,患难才能见真情!

可以说朴槿惠这一生交的两个人,一个是伤害朴槿惠,导致其锒铛入狱的人,一个是在她孤独无助而伸出援手的人。朴槿惠这一生跌宕起伏,无依无靠,最后只收获了柳荣夏这个朋友。韩国的政治与法律也让她心灰意冷,唯独柳荣夏还能给她一丝人间的温暖,感受到那一份真情!(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与律师柳荣夏的关系,两人之间关系或许就是我们说的“对眼”吧!他们之间没有相互利用互得“利益”的“损友”表现;同时也没有情投意合的“男女”关系;更不是“挚友”。

朴槿惠与柳荣夏相识是1998年开年,那时柳荣夏还是检察官。当时朴槿惠正在家乡大邱参选国会议员。经过朋友介绍两人相识,第一次见面就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柳荣夏自认识大公主朴槿惠后,就有投身政治的冲动。他觉得一生的“贵人”终于出现了,接下来辞去检察官的职业,韩国法律严格规定,检察官不准参与政治活动,更不允许加入党派。

朴槿惠认识柳荣夏后,在他辞职没工作的时期,一直为朴跑前跑后积极表现,由于没有经济收入,朴槿惠还介绍柳荣夏在她弟妹的律师事务所打过工。

朴槿惠与柳荣夏正式建立工作关系,是2004年她当选为大国家党(自由韩国党前身)党魁(党代表),柳荣夏进入了朴槿惠的核心圈,专门负责处理法律相关的事务。

朴槿惠过火的信任柳荣夏是2007年,她当时与李明博竞争党内参选总统提名。柳荣夏是竞选办法律顾问。这时候柳荣夏被朴高度信任,同时埋下了“她要坐牢”的伏笔。

朴槿惠是位政治活动家无可非议,搞党务工作的能力无与伦比。可她就是不能“主政”当总统,这与之个性、识人、决断力等关系很大。

朴槿惠父亲被同乡、挚友、共患难的“最亲信”枪杀,朴正熙死后几乎他的朋党都是雪上加霜和趁火打劫,这使27岁的朴槿惠形成了“绝对信认和绝对不信任”的极端个性。

说实话,没有对“闺密”崔顺实的言听计从,就不会发生韩国能出现第一个女总统;没有一切对朴槿惠俯首贴耳的柳荣夏,朴槿惠或许就不可能被弹劾下台,即便是身处监牢,假如朴槿惠能够反省自己,不再重用柳荣夏为其出谋划策,当成唯一的法律咨询师,她或许早就脱离了牢狱之灾。只能说,一切皆为“天意”吧!

柳荣夏是位好坏检察官不得而知,但他绝不是一位好律师。他在韩国律师界几乎没名没姓,但朴槿惠就是非常信任,柳荣夏在朴被宪法法院审判时,就是辩护律师团的头,他为了给朴省钱或者出于什么目的,全部招用“免费辩护律师”,后来法院审理“亲信干政”案,柳荣夏仍然如此。请问:不喂的猫抓耗子吗?朴槿惠与姐夫金钟泌。

朴槿惠的一生有可歌可泣的一面,同时也有让人啼笑皆非的一面。最大缺点便是“用人识察”,比如柳荣夏就是“骑自行车”的,可她偏偏让驾驶飞机上蓝天。这一点她的堂姐夫金钟泌看得最明白。他是韩国政坛的常青树,不倒翁。是朴正熙军变成功的功臣是朴正熙执政期的左右手,最早的情报院院长,两次出任国务总理。他也是看着朴槿惠长大的长辈,也是真心疼爱朴槿惠的长辈。朴槿惠参选总统,他是坚决反对之人,胜选后立马辞去国会议员的人。他认为:朴槿惠身边没有一位堪当大任的人,全是一帮“小人”,注定会失败。

因此,柳荣夏对朴槿惠言听计从,俯首贴耳;朴槿惠对柳荣夏的忠心耿耿当做是有大本事的人倍加珍惜。是典型的的主子和奴才的关系。

柳荣夏不是朴槿惠的情人,柳荣夏是朴槿惠的律师,在朴槿惠未曾入狱之前,朴槿惠已经向柳荣夏支付足够的费用,让柳荣夏替其和文在寅周旋,和韩国检方周旋,和韩国法院周旋!

朴槿惠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人,在朴槿惠的女性朋友中,崔顺实是朴槿惠最信任,朴槿惠对崔顺实的信任超过对其亲妹妹的信任,正因为朴槿惠对崔顺实的信任,才让崔顺实给自己修改演讲稿,才在崔顺实的电脑中发现青瓦台的文件,而朴槿惠和崔顺实的这层关系最终害了朴槿惠,让朴槿惠一下子从天堂坠入地狱。

在朴槿惠的难亲信中,黄教安和柳荣夏是朴槿惠最信任的人,在朴槿惠的提拔下,黄教安从地方检长被提拔为韩国法务部部长,在法务部没干几年,又被提拔为韩国总理,黄教安可以说是朴槿惠培养的接班人,朴槿惠准备在自己卸任后,把韩国交给黄教安,让黄教安当总统。柳荣夏和黄教安不同,柳荣夏和朴槿惠是15年的老朋友,朴槿惠没有提拔柳荣夏,柳荣夏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担任朴槿惠的法律顾问,给朴槿惠解决法律方面的问题。

朴槿惠被弹劾下台之后,经过韩国检方的调查发现,朴槿惠把自己名下30亿韩元的资产交给柳荣夏打理,柳荣夏就是朴槿惠的大管家。由于柳荣夏和朴槿惠的关系特殊,文在寅清算朴槿惠的时候,也对柳荣夏进行调查,柳荣夏没有受到牵连,说明两人关系清白,朴槿惠交给他打理的巨额资产没有任何瑕疵,不是贪腐所得。

在对朴槿惠的审判期间,柳荣夏兢兢业业,时时刻刻都在为朴槿惠的事忙前跑后,担任朴槿惠的首席辩护律师,和韩国检方对着干,和法国法院对着干,和文在寅对着干,替朴槿惠说胡,证明朴槿惠的清白。柳荣夏人微言轻,不是韩国检方的对手,不是韩国法院的对手,不是文在寅的对手,朴槿惠被判了32年的有期徒刑,文在寅不愿意特赦朴槿惠。柳荣夏没有让朴槿惠平安出狱,朴槿惠没有责怪柳荣夏,朴槿惠知道,这不是柳荣夏的错,是文在寅的错。

都说人走茶凉,其实是患难见真情,朴槿惠如今已经无权无势,有点钱还被冻结着,柳荣夏还是愿意为朴槿惠鞍前马后,还是愿意相伴朴槿惠左右,这份情谊难能可贵,这才是真正的知己!朴槿惠有崔顺实这样的闺蜜,是朴槿惠的不幸,朴槿惠有柳荣夏这样的朋友,是朴槿惠的福气!

在这个世界上,朴槿惠最信任的两个人就包括柳荣夏,另一个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闺蜜崔顺实。

不过,这两个人中,崔顺实和朴槿惠的关系就像萧何和韩信,成也是她,败也是她。朴槿惠两次参加总统选举,崔顺实夫妇都大力资助,可以说,朴槿惠最终入主青瓦台崔顺实功不可没。但正是这个崔顺实,却利用朴槿惠对她的信任,干了太多不法之事,终于导致她被弹劾下台而进了看守所。

柳荣夏和崔顺实不同,他没有大量金钱资助朴槿惠从政,但他却是朴的最忠实的铁杆粉丝,并长期担任朴槿惠的辩护律师。朴槿惠和柳荣夏相识已经十五年了,在这十五年里,无论是朴槿惠春风得意,还是她身陷囹圄,柳荣夏从不离她左右。崔顺实这一点和他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刚刚抓住崔顺实的那阵,这位曾经的最铁的闺蜜极力开脱自己,并把罪责都推给朴槿惠。看来,崔敏太和崔顺实父女,在精神上完全控制住朴槿惠,是想借此狠狠捞取好处,一旦东窗事发,还是顾自己的命要紧。

所以,朴槿惠年轻时就投进主教头子崔敏太的怀抱,及后来把其女儿崔顺实又当作唯一的精神依靠,真是有眼无珠。本来,朴槿惠独特的身世经历就让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崔顺实的出卖则会更让她无比绝望。好在还有一个柳荣夏,正是他始终如一的不离不弃,给这个处在人生最低谷的女人带来了希冀。

正是因为这样,朴槿惠可以不见任何人,甚至包括她的弟弟妹,但唯一不能不见的就是柳荣夏。自从朴槿惠进了看守所之后,她总是把自己封闭起来,数月间闭门不出。在这期间,除非柳荣夏探视,别人她谁也不见。柳荣夏几乎就成了她最后见到和最先见到的除看守所之外的那个人。柳荣夏的到来,会为她捎几本她愿意看的书,还能为她讲讲案件进展情况。也只有这时,看守人员才会听到朴槿惠久违的笑声。

有一次,朴槿惠和柳荣夏聊天,她问柳荣夏自己是否还有出去的那一天。柳荣夏没有正面作答,只是说等她出去了会请她吃鲜鱼,朴槿惠接着又反问:会有那么一天吗?可见,朴槿惠也是多么渴望自由。如果有一天,朴槿惠真的出去了,她将更加珍视和柳荣夏这份最真挚的友谊!

朴槿惠女的,柳荣夏男的,在朴槿惠出事儿之前,柳荣夏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但是在朴槿惠被弹劾下台之后,朴槿惠的事情则基本都是由柳荣夏来处理。为了能够帮助朴槿惠,柳荣夏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并且无论韩国民众怎么批评朴槿惠,柳荣夏却始终是对朴槿惠不离不弃,一男一女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密,并且朴槿惠还是一个终身未嫁的人,这就容易让人有一些猜想。(柳荣夏)

朴槿惠和柳荣夏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所了解的信息是,柳荣夏是朴槿惠的私人律师,他已经跟随朴槿惠有十多年的时间。实际上我们未必要想得太复杂,人与人之间都是有感情的,柳荣夏一直跟随在朴槿惠身边,作为雇主的朴槿惠肯定是给了柳荣夏很大的扶持和帮助,所以柳荣夏对朴槿惠比较真诚负责,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朴槿惠虽然违反了韩国法律,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是一个很坏的人,从崔顺实对朴槿惠的感情来看,朴槿惠对自己身边的人应该还是比较好的,所以柳荣夏有感于朴槿惠对自己的赏识而在朴槿惠落难的时候坚持不懈地帮助朴槿惠,这也就很好理解。

被弹劾下台这件事儿对朴槿惠的内心也是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人在落魄的时候总是更容易相信自己身边的人,同时人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愿意接触太多自己不了解的人。柳荣夏作为朴槿惠的私人律师,朴槿惠对他肯定是最信任的,而因为朴槿惠的案件又涉及到她个人的很多信息,所以朴槿惠为了保证自己的隐私安全也不愿意跟其他人有太多的交流。朴槿惠自从入狱之后基本就很少接见看守所之外的人,甚至连朴槿惠的弟弟和妹妹也没有机会见到她,只有柳荣夏是一个例外。

在被关押审判的两年多时间当中,朴槿惠的律师团换了一批又一批人,但是柳荣夏始终都跟随在朴槿惠的身边,有人说柳荣夏为了朴槿惠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职业生涯都给搭进去。之前在朴槿惠出席的庭审当中,柳荣夏面对一群法官也是不顾警告坚持称朴槿惠为“总统”,可见柳荣夏对朴槿惠一直都是十分敬重。当然,作为朴槿惠的雇员,柳荣夏也是拿工资办事儿,从职业精神的角度来看,尽职尽责地帮助朴槿惠打官司,这也是职业律师应有的一种品质。(柳荣夏和朴槿惠)

能够在落魄的时候有一位对自己尽心尽责的律师,这对于晚景凄凉的朴槿惠而言应该也是一种安慰,朴槿惠这个人本身并不坏,只是她没有约束好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即便是在锒铛入狱的时候,朴槿惠也曾多次在涉及贪腐的案件上为自己曾经的下属辩护,可见朴槿惠这个人还是比较善良讲义气,这大概也是柳荣夏对朴槿惠不离不弃的一个重要原因。

政治只有利益,主义当无亲情。

朴槿惠政治世家,崔顺实教会余孽,朴荫父之名望,崔继神主遗财。假闺蜜出资助友;真面目入股分权。投资取利,祸伏当初之情好;布偶提绳,事败子女之招遥。痛哭增丑,噬脐何及。静默缄口,咎在何人?染指政治,旨在谋利;主义分道;情各扬镳。

不离不弃,昭立场专一;操守难得,示忠诚无二。

朴柳知遇于未起之时,予其理法,顾问律条,投身政治,得依朴氏。柳得展骥才,夫复何求?恪尽职守,忠心守诚,方不失君子情怀。况韩政治多元,仰藉外域,总统职履高危,悖民意则弹劾,违恩主必打压。关系倾侧之间,难以权衡;狂澜欲倒之际,谁人能挽?是非原本欺人,黑白更不足辩。

柳顾问法律于风云际会之际,安能去之囹圄桎梏之时。去留弹丸之地问何所依傍?朴槿惠不死,即政治可依之资,纵使槿惠殁于囹圄,柳亦得忠信之名,朴一朝复出,必为肱股,朴若就此沉寂,柳得朴粉拥趸,政资不乏,奸邪林立之中,岂无忠信立足之地?

法理不外人情,政治但抛真心,览古观今皆如是也!人莫忘提携之恩,方道有情;更勿以反噬为功,昭之无义。

无缘青瓦厌崔姝

有情紫陌喜柳殊

但使风和春来早

观潮太平弃远督

朴槿惠与柳荣夏的关系十分密切,两个人认识了20多年。从20世纪90年代起,朴槿惠就曾经聘用柳荣夏担任她的法律顾问。在朴槿惠参选韩国总统期间,柳荣夏也曾经是其竞选办公室的成员之一。在朴槿惠被羁押到首尔看守所以后,柳荣夏对朴槿惠不离不弃,一直担任其私人律师。除了定期与柳荣夏会面以后,朴槿惠不见任何人,包括弟弟朴志晚与妹妹朴瑾令。可见,朴槿惠对柳荣夏的信任。朴槿惠与柳荣夏

有一个例子特别能够说明朴槿惠与柳荣夏的关系。朴槿惠在2017年3月被羁押到首尔看守所以后,先后10来次外出就医。不过,朴槿惠一共只有36亿韩元的资产,全部被韩国检方冻结。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又无法享受卸任总统的待遇,也就是免费的医疗服务。那么,朴槿惠的治疗费用从哪里来的呢?

原来,朴槿惠提前做好了准备。在被羁押到首尔看守所之前,朴槿惠以预付律师费的名义,将10亿韩元支付给了柳荣夏,相当于600万人民币。因此,这10亿韩元避免了被冻结的命运,也就是为朴槿惠留了一笔“保命钱”。朴槿惠没有将“保命钱”交给弟弟妹妹,或者是其他政治伙伴,而是交给了柳荣夏,足以见两个人的亲密关系。

据韩国媒体报道,朴槿惠每一次接见柳荣夏,时间都超过1个小时。朴槿惠都是通过柳荣夏,来了解韩国的情况。此外,朴槿惠提出庭审不应该进行直播的要求被韩国法院拒绝以后,就一直没有出庭,都是柳荣夏作为代理人,在法庭上为朴槿惠据理力争!不得不说,柳荣夏对朴槿惠也算情谊深厚。对比其他受过朴槿惠恩惠的政治人物,柳荣夏堪称知恩图报!

9月17日,朴槿惠在首尔圣母医院进行了3个小时的肩部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到治疗费用却特别昂贵,手术费加三个月的疗养费,预计花费6亿韩元。如此一笔治疗费用,朴槿惠肯定无力承担。朴粉们曾主动组织公开募捐活动,但遭到朴槿惠委婉拒绝。观察室猜测,朴槿惠这一次的医疗费用肯定还是由柳荣夏掏腰包!

患难见真情,朴槿惠有柳荣夏这样一位朋友,应非常值得自豪!

朴槿惠与柳荣夏的关系可以称作是“跨世纪友情”,两人相识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朴槿惠就聘请柳荣夏为法律顾问,后来又转变身份成为了朴槿惠的私人律师。从担任朴槿惠的私人律师至今已有十多年,柳荣夏陪伴朴槿惠走过了上台前的艰难、上台后的辉煌以及下台后的落寞,时至今日,柳荣夏成了唯一一个值得朴槿惠信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以朋友关系陪伴朴槿惠的人。

在朴槿惠担任韩国总统之后,她的身边除了工作人员之外,就只有闺蜜崔顺实和私人律师柳荣夏,而柳荣夏与朴槿惠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次数要远多于崔顺实,还值得一提的是,朴槿惠只要在公共场合露出笑容,都是在与柳荣夏进行交谈。正是因为这一原因,之前有媒体猜测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但是随后曝光出柳荣夏也有自己的家庭。

朴槿惠与柳荣夏的关系,可能用知己来形容更加合适。在遭遇闺蜜崔顺实的背叛之后,朴槿惠也落得了一个锒铛入狱的下场,那个时候,朴槿惠可以说是失去了对所有人的信任,但是唯独对柳荣夏信任依旧。在被羁押之前。朴槿惠往柳荣夏的账上转了10亿韩元,这将近600万人民币的巨额资产没有转给自己的亲弟弟妹妹,而是给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律师。这笔钱名义上是支付给柳荣夏的“劳务费”,但谁都清楚,这是朴槿惠为自己留的退路。

柳荣夏与韩国那些虚伪的政客不一样,他没有在朴槿惠落难之日对其冷眼旁观,而是一直在为朴槿惠能够无罪释放而瞻前马后。朴槿惠被羁押在拘留所的时候,愿意见的人也只有柳荣夏,亲弟弟亲妹妹都不允许来探望。后来朴槿惠因腰伤申请停止监禁并保外就医,柳荣夏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

在朴槿惠的支持者眼中,柳荣夏不像黄教安那样具有影响力,但他却是为朴槿惠付出最多的人,这种付出不求回报,在朋友困难时伸出援助之手并且不离不弃,可以说是一位真正的君子。

那些熟识朴槿惠的人是这样评价她的,认为“她看起来铸上了层层铠甲,她该觉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信任。她不开放、为评价她的性情的,不与任何人沟通。她不热情,也不冷库,只是冷冰冰的,一直都是这样的。她与所有人都保持距离,这是她的标志。”

朴槿惠本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还是与其人生经历有关。总统之女,自幼便接触政治,见识过太多的假仁假义,尔虞我诈,而且还经历了父母双王、友人背叛这种事情。所以这就决定了,很少人会取得她的信任。然而朴槿惠的私人律师柳荣夏,却办到了这一点。朴槿惠曾经在一份视频声明中这样评价柳荣夏,她说:“候选人柳荣夏是我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他与我的想法和见解一致,他是我最了解,也是最信任的人。”这是最为直接的告白,可见柳荣夏在朴槿惠心中的地位。至于这里为什么朴槿惠会称柳夏荣为“候选人”,我后面在说。

(柳荣夏陪伴朴槿惠)

面对朴槿惠给予的信任,柳荣夏也展现出了他的绝对忠诚。这种忠诚不仅实在朴槿惠深陷囹圄之后,在她没有就任总统前,柳荣夏就一直维护朴槿惠,来抵御来自进步派政敌和媒体的攻击。在2012年时,因为在社交媒体上批评一位攻击朴槿惠的小说家,被媒体冠以朴槿惠的“防弹衣”的绰号。他在朴槿惠遭到国会弹劾和检方调查时,就开始受聘为朴槿惠的律师,并且继续为之奔走,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柳荣夏与朴槿惠参加听证会)

说实话柳荣夏本人作为刑事律师而言,业务能力很差劲。凭借朴槿惠的关系,他才得以在知名律所中任职。在代理朴槿惠的案子中,大部分都输了。不过他敢于为朴槿惠而承担名誉上的风险,甚至因为代理朴槿惠转移给他的30亿韩元(约合280万美金)的资金而被人告到律师协会。因为这涉嫌帮助代理人转移非法所得,违反律师的行为守则。这件事引起了检方的注意,并且向法院申请了禁止令,要求朴槿惠不得转移和出售朴槿惠的资产,包括柳荣夏手中的30亿韩元。

(朴槿惠与刘荣夏资金问题)

那么柳荣夏为何对朴槿惠如此忠诚,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其实刘荣夏与朴槿惠之间是“师徒关系”。柳荣夏一直尊称朴槿惠是自己的“政治导师”。刘荣夏与朴槿惠相识在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朴槿惠刚刚开始从政,而且凭借其父亲的光环成为保守派炙手可热的政治明星。刘荣夏那时候只是一名三十出头的年轻检察官。然而在于朴槿惠经人相识后,刘荣夏便萌生了从政的想法,于是乎便辞去了检查官职务(因为韩国公职人员是被禁止从事政党政治活动的),改为律师,一直追随朴槿惠,充当他的法律顾问。

(朴槿惠给柳荣夏站台)

柳荣夏希望朴槿惠会成为自己敲门砖,然而奈何自己确实不是从政的料,他本人三次竞选国会议员均告失败。前面朴槿惠对于刘荣夏的评价,其实是在2008年国会选举时,帮助刘荣夏竞选造势时说的。柳荣夏虽然竞选失利,但是凭借朴槿惠的关系,其还在新国家党(也叫新世界党,自由韩国党的前身)担任法律顾问一职。朴槿惠在担任总统候,柳荣夏成为其身边的非在编幕僚,负责处理与朴槿惠个人相关的法务问题。

(柳荣夏接受采访)

“一个干不好律师的检察官注定成为不了一名政客”,这是我对于柳荣夏的评价,现代政治不讲究忠诚,只讲究权谋和影响力。忠诚带着一丝的人情味,而政治不讲人情。黄教安这样的人才是一名合格的政客,其也是检察官出身,而且还是朴槿惠一手提拔起来的法务部长、国务总理。然而在朴槿惠被调查和审判过程中,却很少发声,甚至实在故意撇清与朴槿惠关系。在卸任代总统后,蛰伏起来,以避风头,在今年年初自由韩国党处于低潮时,成功问鼎党首一职。在可预见的将来,他有望角逐总统选举,甚至入住青瓦台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于柳荣夏而言,他仍将被贴上朴槿惠“余党”的标签,并且也只能继续饮鸩止渴。

本文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感谢提供,欢迎大家批评指正留言点赞!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