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蒙古作为我国最近的邻国没有新冠肺炎感染报道呢?_金亚洲首页_金亚洲注册_金亚洲官方网站

  发表于

蒙古国现在是冬季,气候寒冷,我们国家的老百姓很少在这个时候去蒙古,只听说有从蒙古国回来过年的人。既然去的人少,那么就容易对来华人士进行追踪,从而进行隔离观察,排除疫情扩散的可能。

蒙古国可以说是世界上的一朵“奇葩”,经济发展落后、军事力量薄弱,在世界上根本没有存在感。国际社会基本上不关注蒙古国,除了去年美国和俄罗斯相继派人访问蒙古国时有了一些热门新闻,平时根本看不到蒙古国的消息。对于与我们来说,对蒙古国的了解也很少,或许听的最多的还是“蒙古国海军上将”这个梗。

蒙古国不只是与其他国家交流甚少,本国国民也是不怎么来往,因为蒙古国的面积太大了,交通我不便利。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疫情在蒙古得到了有效控制,因为蒙古人平时就是“自我隔离”的生活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封闭的环境也抵御了病毒的侵入。

就算蒙古国出现了确诊病人,那么也能够很快的控制疫情,因为患者接触的人群不多,便于追踪。蒙古国人生性剽悍,有生活在比较恶劣的环境中,身体素质是比较过硬的,自身身体素质,也是抵御病毒的“利器”。

现在国内疫情得到了遏制,向蒙古国蔓延的可能性更小。只要蒙古国做好疾病预防工作,应该能够避免病毒的侵害。

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部分医院陆续发现了多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后来证实这种不明肺炎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通过接触、飞沫等多种方式传染且有相对更长的潜伏期,所以在传染性上强于同属冠状病毒的SARS病毒和MERS病毒。这次疫情发生的时间节点正好撞上春运,而春运期间的大规模人口流动客观上加剧了病毒的传播扩散。本次疫情最初发生的武汉是我国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特大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作为中国经济地理中心的武汉素有“九省通衢”之称:武汉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与京广铁路大动脉的十字交汇点,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和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其高铁网辐射大半个中国,是华中地区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春运期间新冠肺炎借助于庞大的人口流动量迅速从武汉蔓延至全国,一时间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无一幸免。

事实上现在新冠疫情已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事了:自1月15日泰国确诊首例中国境外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至2月16日这段时间内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境外已造成683例实验室确诊病例、3例死亡病例。前段时间因积极援助中国疫情而被中国网友称赞的日本现已突破600例确诊病例,成为世界范围内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泰国、新加坡、越南、韩国等中国周边邻国均或多或少出现了新冠病例,一时间新型冠状病毒成为了全人类的公敌。不过在中国的邻国中也出现了一个特例:这个国家和我们有着长达4677公里的国境线,然而却始终没疫情爆发的任何消息。这个国家对我们中国人而言可谓是既熟悉又陌生:这是一个有着156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内陆国,是全世界仅次于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内陆国。然而我们几乎很难在国际新闻中看到这个国家的身影,作为邻国却很少能了解到关于这个国家的资讯。这个国家就是蒙古国,很多人可能对这个国家了解最多的是”蒙古国海军司令“这个梗吧。

蒙古地处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之间,在地缘结构上相对封闭,与外界的交流本来就不多。非疫情发源国家的病毒只能是是由外国输入的,而蒙古相对封闭的地缘格局其实恰恰是阻断病毒传播的有利条件。历史上蒙古长期依赖于苏联,自身产业结构单一,如今蒙古国的300万人口中仍有30%左右从事着游牧生活,工业化基础相当薄弱。长期的计划经济模式加之地处内陆导致的对外交通不便使蒙古时至今日仍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蒙古的经济总量约为114.88亿美元,位居全球第126位,人均GDP约为3735美元,位居全球第126位。尽管蒙古是我国的邻国,但迄今为止两国之间的联系主要集中于资源贸易,除此之外两国之间的贸易文化联系其实并不多,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我们很少听到关于蒙古国的资讯了。蒙古国在我国的对外贸易格局中其实所占份额相当有限,中国民众外出旅游一般也不会首选蒙古国,即使是两国之间相对有限的边境贸易也主要集中于二连浩特,而二连浩特在本次新冠疫情中没确诊病例。在冬季的严寒气候条件下本来待在蒙古的中国公民尚且回家过年,谁会这个时候从中国往蒙古跑呢?至于蒙古的另一个邻国俄罗斯目前只发现了2例中国公民的确诊病例,所以也不大可能把病毒带到蒙古。

其实即使病毒进入蒙古也很难传播扩散开来。为什么这么说呢?新型冠状病毒主要存活于动物组织内。事实上我们人类是一种高等动物,我们和动物的区别在于社会属性,而在身体组织结构上我们和动物是类似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旦离开动物(包括人类)组织是难以长时间存活的,所以新冠病毒的传播需要借助于人类或其他动物的组织器官作为介质的。蒙古国一半国土是山地,四分之一是戈壁沙漠,300多万人口一半分布在首都乌兰巴托,剩下一半分布在156万平方公里的高原上,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几乎只分布有一个人,况且还有30%左右的人口维持着较为较为原始的游牧生活。这种地广人稀的环境使病毒缺乏必要的传播介质,所以即使病毒蔓延到蒙古也会大概率在露天荒野环境中快速死亡而不会大规模扩散开来。对病毒的传播和流行而言:蒙古的地理环境实际上起到了天然的隔离作用。由于蒙古的交通条件并不发达,所以即使有个别新冠肺炎案例出现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交通路线迅速蔓延开来。

蒙古平时就和外界没多少交流,而当世界卫生组织提醒各国注意“防控”疫情之时蒙古就毫不犹豫关闭了“边境线”。一般国家可能有海、陆、空三种对外交通模式,然而蒙古就简单多了:没有出海口的蒙古自然没有水上通道。同样蒙古也没有自己的“国际领空”,因为出入蒙古的飞机都需要向中俄两个邻国“报备”。如果蒙古想在空中“来去自由”除非已发达到“飞行器”可以直接到达“外太空”的程度。空中航班在其他国家起飞时已经被“层层检查”,蒙古人只要在航班落地的乌兰巴托机场做好排查工作基本上就消除了病毒扩散的隐患。所以病毒从海上渠道传入蒙古的概率是完全不存在的;从空中渠道传入的途径只有乌兰巴托机场这一个环节,只要蒙古在这个环节上严格把关其实问题不大。这样陆路渠道就成为病毒传入蒙古的最大可能性,所以蒙古着重加强了对陆路边检站的防控管理:1月25日至1月27日中蒙边境的口岸因春节因素处于关闭状态,此时国内的疫情已开始爆发。1月28日起蒙古宣布对边境口岸和机场进行限制出入境措施,原则上只允许货运车辆出入。2月1日开始蒙古国强化了出入境管制并关闭了5个陆上口岸,中国公民以及来自中国境内的外国公民也不得经由机场入境。2月上旬内蒙古地区出现了新冠病例后蒙古国于2月11日再次关闭4个口岸,到2月14日又关闭了2个口岸,至此中蒙两国间的空中和陆上交通全部停运。蒙古这种“一刀切”的预防措施其实已在物理上彻底隔绝了新冠病毒的输入。

蒙古国作为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在医疗水平上是相当有限的,所以疫情一旦在蒙古爆发就不堪设想。蒙古也正因为如此从一开始就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事实上这也是本次疫情期间的基本通例:越是医疗水平不高的国家在防控态度上越坚决,措施也相对更为强硬。既然治疗水平有限,那就只有设法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2月1日蒙古将31名蒙古侨民从武汉接回国内,随后蒙古几乎完全断绝了中蒙边境的人员往来。蒙古关闭了两国人员往来的大门,但与此同时蒙古上下对中国疫情形势保持高度关注并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大力支持:2月10日蒙古国工商会为中国疫情防控捐款1.4亿图格里克(约合人民币35万元),蒙古佛教界也向邻国捐款并祈福。2月13日蒙古国向呼伦贝尔红十字会捐赠了1500个口罩、100瓶洗手液。2月18日蒙古国发布公告:发起“暖心援助永久的邻居”募捐活动,号召蒙古国的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向中国捐款。蒙古捐赠的款项和物资在本次疫情所有援助国中并不显眼,但蒙古作为一个自身经济相对欠发达的国家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蒙古的行为和日本一样有着“帮助邻国就是帮助自己”的现实考虑,毕竟病毒的扩散是从来不认国籍的。在疫情面前全人类更该紧密团结为命运共同体:我国抗击疫情的行动当然是在保护我们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与此同时这也是我国作为国际上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代表全人类与疾病抗争,因为疾病的扩散是没国界之分的。2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慕尼黑的安全会议上高度赞扬了中国的封城政策:”中国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为世界其他国家抵抗了疫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通报,截至目前,蒙古国的“新冠状肺炎”确诊病例依然为零。

蒙古国是世界上第二大内陆国家,其国土面积为156万平方公里。仅次于哈萨克斯坦。顾名思义,既然是内陆国家,也就意味着没有出海口。

实际上,蒙古国只有两个邻国,即中俄两国。虽然在地图上“感觉”哈萨克斯坦似乎和蒙古国也有“接壤”,但那却是“假性”的。因为,蒙古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还有一点“小距离”,这段小距离大概有38公里左右。而在蒙古国与两个邻国的边境接壤地带,要么是崇山峻岭,要么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可以说的“人迹罕至”。

直白的说,没有出海口也就意味着没有自己的“国际领空”。所以,“出进蒙古”的飞机都需要向中俄两个邻国“报备”。“调侃”的说,如果蒙古想在空中“来去自由”的话,除非蒙古发达到“飞行器”可以直接到达“外太空”的程度。

从“海,陆,空”这三个因素来说,也就注定了蒙古的交通不发达,不顺畅。而从基本层面来说,在蒙古国156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上,仅有330万人口。且人口又分布在三个区域,即城市,牧区,以及城市和牧区的结合部。而这个“结合部”却与城市和牧区都有着很大的距离。试想,这样“分散”过后,人口密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去过牧区的人都有体会,即便是从一个蒙古包到另一个蒙古包,无异于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想见个人都很难,传染的可能性也可以说是“更难”了!

从经济来说,蒙古的经贸关系非常单一,在国际上的存在感也不强。所以,与外界的交往极少。因此,曾有网友问过“为什么极少看到蒙古国的新闻”这样的问题。由此可见一斑。平时都很少人员出入过境,何况是在“疫情”爆发之时呢?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对于“病毒”来说,没有“接触”又哪来的“传播”呢?

蒙古国人的性格很直率,它们也不“拐弯抹角”。在世界卫生组织提醒各国注意“防控”疫情之时,蒙古就毫不犹豫的关闭了“边境线”。没有出海口,自然是没有水上通道。空中航班在其他国家起飞时已经被“层层检查”。唯一需要控制的其实只有几个边境检查站。所以说,蒙古国对“疫情”的防控非常简单。但也是“非常坚决”的。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蒙古国还很贫穷,尤其是医疗资源非常贫乏。一旦疫情爆发,哪怕是不多的病例,估计蒙古就会“手忙脚乱”。所以,他们采取的措施也就更加果断了!

其实,从这次疫情的“防控”来看,越是医疗水平不高的国家,其态度越坚决,措施越果断,效果也越好。相反,有些“艺高人胆大”的国家,其疫情控制的反而不理想。比如新加坡和日本这两个发达国家。新加坡现在每天仍然有确诊病例在增长,尽管幅度不大。但相较于蒙古国的零,印度的仅3例且多日未增长来看,新加坡做的显然不能说“成功”。而日本就更加不理想了。

谁也没有想到,日本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疫情国”。不仅在“钻石公主号”游轮疫情的应对上有瑕疵,导致蔓延严重。即便是日本本土,现在也有了蔓延之势。而对于日本这个人口密度大,交通发达,人流量大的国家,一旦疫情蔓延,必然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从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的表态来看,日本政府现在不仅忧虑,而且还流露出了“后悔”之意。所以说,面对疫情,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说,蒙古国所采取的措施无可厚非。而对于蒙古国为什么没有确诊病例的问题,应该说是诸多因素的“叠加”原因。

因为蒙古确实没有感染病例啊!

19年12月爆发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一度令国际社会神经紧绷,因为不仅确诊、疑似和死亡病例都在不断增加,而且其他国家尤其是周边国家也陆续出现感染病例,新型冠状病毒成为全人类的公敌。

不过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与我们国境线长达4677公里的蒙古,却始终没有疫情爆发的消息。

那么,为何会出现如此匪夷所思的情况呢?静夜史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蒙古防控得力。

作为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一直以来蒙古都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自1911年落入俄国手中开始,蒙古就在俄国的手中进行了长达100多年的深刻改造,并最终成为反华的急先锋。

鉴于此,虽然两国咫尺之遥,且同宗同源,但却鲜有来往。再加上蒙古在俄国的深刻改造下长期贫穷落后,更使得两国没有了频繁往来的动力。

冷战结束后,蒙古虽然挣脱了俄罗斯的怀抱,得以呼吸“自由新鲜的空气,但由于历史惯性积重难返,加上南北两大国实力强大,蒙古不敢左右摇摆,只能通过走近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方式寻找安全感,奉行所谓的“第三邻国”政策,并在美国的鼓动下参加北约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蒙古和南方邻国的沟通就更加寥寥。事实上直到今天,两国的往来也基本限于资源贸易,以及蒙古通过天津等港口借港出海。

虽然两国边界线很长,但公路和铁路口岸只有13个,可谓屈指可数,而这些口岸在武汉疫情爆发后也相继关闭。

从1月28日开始,蒙古开始实行限制出入境措施。从2月1日开始到2月14日,分三批陆续关闭所有客运通道,两国的航空及铁路运输也全部停运。

在13个边境口岸全部关闭前,蒙古不允许任何国籍的公民从南方邻国进入蒙古,只允许其他国籍公民离开。

这样的措施,注定了蒙古不可能像日本和韩国这样胆战心惊。

而蒙古的“淡定”,还因为蒙古地广人稀的国情。

自1911年分立以来,经过100多年的人口增长,虽然蒙古人口从50多万增加到300多万,但对于国土面积将近157万平方公里的蒙古而言,这样的人口密度实在是太过稀疏。

而在蒙古这300多万人口中,超过一半人口位于首都乌兰巴托,而剩下的将近一半人口,大部分又位于俄蒙边境,在南方边境的人口寥寥无几。

在这样的情况下,蒙古和南方邻国的边境基本就是无人区。而历史上蒙古作为漠北蒙古的后裔,和漠南蒙古的分界线,就是荒无人烟的戈壁大漠。

而内蒙古人口虽多,但也大部分位于水草丰美的地区,因此两国交界处根本不会出现人口接触传播的可能。

所以,能够没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不过令人诧异且感动的是,在武汉疫情爆发不久,虽然蒙古迅速关闭了边境口岸,甚至在2月1日将31名蒙古侨民从武汉接回国内,但蒙古上下却对本次武汉疫情进行了高度关注并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大力支持。

比如蒙古国工商会在2月10日为邻国疫情防控捐款1.4亿图格里克,约合人民币35万元,蒙古佛教界也向邻国捐款并祈福。

另外,蒙古主流媒体呼吁蒙古民众为邻国防控疫情献爱心,蒙古境内的各华人团体也积极捐款捐物,与武汉共抗疫情。

蒙古之所以如此一反常态的慷慨,除了和日本一样有“帮助邻国就是帮助自己”的现实考虑、“拉近关系就是重大机遇”的战略考量,更重要的原因是,随着南方邻国实力的不断增强,蒙古的“第三邻国政策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当前的蒙古政府开始逐步认清现实。

不过不管怎样,能得到蒙古的大力支持和鼓励,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一言概之,蒙古国“一刀切”的防控措施、特定的人口地理情况决定了蒙古国没有新冠病例。

1月25日至1月27日,因为中国春节因素,中蒙边境的口岸处于关闭状态,此时国内的疫情已经开始爆发。

1月28日起,蒙古国宣布对边境口岸和机场进行限制出入境措施,原则上只允许货运车辆出入。

2月1日开始,蒙古国强化了出入境管制,并关闭了5个陆上口岸,中国公民以及来自中国境内的外国公民也不得经由机场入境。

2月上旬,随着内蒙古地区也出现了新冠病例后,蒙古国于2月11日再次关闭4个口岸,到2月14日,又关闭了2个口岸,至此,中蒙两国间的空中和陆上交通全部停运。

蒙古国这种“一刀切”的预防措施,在物理上就隔绝了新冠病毒的输入,目前蒙古国关闭的时间一直持续到3月2日。

在地理上,蒙古国一半是山地,四分之一是戈壁沙漠,300万人口,一半在乌兰巴托,剩下一半,在156万平方公里的高原上,几乎一平方公里一个人,其中一半多处于游牧和半游牧状态,从乌兰巴托到中蒙边境,直线距离有好几百公里,这其中大多为人迹罕至的荒漠区,跑一天都看不到几个人,这人传人的疫情,想要在蒙古国扩散开来,难于上青天。至于乌兰巴托,只要守好机场这个渠道,疫情就进不来。

同理,俄罗斯和我们接壤的国境线也有几千公里,但除了发现的2例中国公民的确诊病例,俄罗斯目前也没出现其他的新冠病例。

当然,虽然蒙古关闭了大门,但展现出来的情谊也是比较足的,2月10日,蒙古国的工商业组织向我们捐款了1.4亿图格里克,约合35万元人民币,2月13日,蒙古国向呼伦贝尔红十字会捐赠了1500个口罩、100瓶洗手液,2月18日,蒙古国发布公告:发起“暖心援助永久的邻居”募捐活动,号召蒙古国的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向中国捐款。

以上是目前网上能找到的捐助项目,虽然数量不多,但爱心满满,心意满满,对此,还是要深表谢意,每一份关心和帮助,不论多少,都是情义。

不考虑历史政治、国际外交,在具体的国际性疫情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每个国家的表态、言行,都是反衬给我们的一面镜子,无关于友谊,也无关于博弈,2020年初的这一场“大考”,也是检验我们几十年经济建设成效的一面镜子、一把尺子,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值得我们深思,而定格在国际场合上的,则是清晰的国际“朋友圈”的现实。

目前,国内的疫情正在朝向好的一面发展,我们的抗疫行动也得到了世卫组织、多国的认可和赞誉,多国对我国实行的出入境限制政策预计也会陆续解除,2020年的春天,相信也会变得更好,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国家,我们也会在适时的时候回报的更多。

世界很精彩,老金看世界;

是啊,我国的邻国差不多都有新冠肺炎了,唯独北边的蒙古没有!是不是不科学呢?

老金认为,未必,因为蒙古有几个特点让他们没有新冠肺炎感染的报道;

首先,蒙古国目前气候寒冷,经常是零下20度左右,比如目前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今天最低气温零下17度;

在这种寒冷的气候下,新冠肺炎病毒不容易存活,相互感染。

其次,蒙古人口少,来我国的更少;

蒙古2018年人口仅仅317万,要知道,他们的国土面积有156万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19!是典型的地广人稀;

蒙古国主要靠矿业,畜牧业,来我国的人员不是太多,而且主要去和他们有亲戚关系的我国内蒙古,离新冠肺炎发源地武汉比较远;

而且蒙古国人员最扎堆去的是我国内蒙古二连浩特,这里是蒙古国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交界之地,做生意方便嘛;

蒙古国常驻内蒙古二连浩特的人员有近2000人,而且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内蒙古二连浩特没有确诊患者!

所以蒙古国很自然也就没有新冠肺炎感染者啦。你对此有何看法?期待你的留言和讨论。

感谢阅读老金看世界,期待你的点赞,留言,转发,收藏,关注。

蒙古国目前的确还没有出现疫情相关的消息,不过,如果连蒙古国这样的国家也出现疫情的话,想必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在劫难逃了。

蒙古国虽然是我国的邻国,但蒙古国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人烟非常稀少。诺大的蒙古国,其幅员多达15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却只有300万左右的人口。也就是说,在蒙古国,平均在每1平方公里的区域里,差不多只有2个人。以这种情况来讲,蒙古国没有疫情的可能性非常大。即便发生疫情,也很难大规模扩展。

其次,蒙古国是一个近工业化国家,其内部各地间的联系并不密切,而对外国的联系更是缺乏,这其实在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疫情的传播。并且,蒙古国各个城市也并不集中,城镇规模也不算大,不容易出现大规模疫情,而出现了疫情也非常容易应对。

再则,蒙古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医疗水平等相对较低。以蒙古国的现状来看,即便有少量人受到疫情感染,也不一定能够被发现。当然,综合前两点因素来看,即便有人已经感染而没有被发现,也不大可能在蒙古国大范围扩展。因此,整个蒙古国没有曝出感染情况,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再则,作为一个坐在马背上的国家,再加上复杂的国土环境,也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蒙古国人的体魄。而体魄越强,个人抗击疫情的能力也就越强。从这一方面来讲,蒙古国人感染疫情的机率,其实也要低于东亚其他国家。

因此,蒙古国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出现疫情感染的情况。且未来出现疫情的可能性也不大,即便出现疫情,也不可能很严重。当然,以蒙古国的实力和人口规模来看,其实也难以承受一场疫情。不过,以蒙古国这种情况来看,如果蒙古国都不能避免,那么其他国家,甚至是欧美等地,都将是非常严峻的局面了。

蒙古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依然为0,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国家经济发展落后,与外界交流的机会相对偏少,使得新冠肺炎很难通过外界输入的方式进入公共服务,由于蒙古国国内经济活动也不是非常频繁,即便未来有个别新冠肺炎病例进入蒙古也很难大面积扩散开来。

蒙古国是一个内陆国,也是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与外界的联系比较少,国际交往也不是很频繁。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主要出现在我国中部的湖北省,与蒙古交界的北部省份,内蒙古、东三省新冠肺炎病例本来就不多,疫情扩散到蒙古的概率就更小了。至于蒙古的另外一个邻国俄罗斯,新冠肺炎的病例也不多,也不会在国际交往中把肺炎疫情带到蒙古去。而最近又正逢冬季,蒙古还非常寒冷,前往蒙古旅游的游客也非常少,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有国际交往的蒙古,出现输入性肺炎疫情的可能性非常小。另一方面蒙古人烟稀少也不利于新冠肺炎的流行和扩散。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如此严峻,主要是因为人际交往过程中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不过蒙古人迹罕至,对于病毒传播和流行而言,是天然的隔离环境,即便有个别新冠肺炎案例出现在蒙古,也很难在蒙古城市和农村扩散流行起来。

本身的基本条件就非常理想,蒙古在应对疫情过程中也非常的谨慎和小心。在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刚刚爆发后不久,蒙古就宣布对陆上和空中边境进行严格管控。这一举措在很大程度上也保证了蒙古国内的安全。毕竟蒙古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国内医疗条件和设施非常有限,即便是非常少的新冠肺炎病例出现在蒙古,也会严重消耗蒙古的公共卫生资源,蒙古的疫情防控方面不得不慎之又慎。

现代的交通工具使得地理之间的距离变得没有那么重要。蒙古虽然近在咫尺,但是因为经济交往不多,国与国之间的人员流动远远比我们与日本、欧洲要少,这就是为什么日本、欧洲国家出现了不少新冠肺炎病例,而蒙古1例没有的主要原因。

笔者先说两件与当下无关的事:

欧洲爆发于14世纪中叶的黑死病,在短短几年时间,2500万人死于这场瘟疫,几乎是当时欧洲一半的人口。整个欧洲哀鸿遍野,但亚洲和非洲却没有遭到太大的侵害。因为黑死病肆虐的14世纪,正是中国历史上的元朝,蒙古人与欧洲人有着本能的对抗意识,丝绸之路经济带也被强制收缩,减少了与西方商人的往来,歪打正着的切断了黑死病的传播途径。而亚洲其他国家的文明程度并不高,与欧洲的交往也并不密切,自然不会将黑死病带到其他国家和地区。黑死病没有蔓延至非洲,是因为欧洲开始侵略非洲是在100后的15世纪中叶。在此之前,欧洲与非洲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自然也就杜绝了传播的可能。

19世纪初爆发于西班牙的两次流感,死了2500到4000。学届认为,第一波流感源于中国南部,由1917年中国支援协约国的劳工传至欧洲(此一说并不确定)。随着一战的爆发,第二波,第三波流感肆虐全球。英国,美国,俄国,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几乎都有程度不同的疫情发生。不用说,战争期间的人口往来是引发疫情大范围传播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叫“输出型病毒”?也就是说,人口交流是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就是我们所说的“人传人”)。如果没有人口之间的传播,一条大河或者一座大山甚至一次气候变化就可以阻断病毒大军的入侵。而当下的一场病毒之所以上具有波及全球的危险,就是全球交流的特定现象和高度便利的交通方式。

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国土总面积为156万平方公里,但人口仅为300多万。虽然地处中亚的腹地,但邻国却只有中俄(西边的哈萨克斯坦可以忽略不计)。蒙古国与俄罗斯交界处横亘着高峻的萨彦岭,而与蒙古国接壤的俄罗斯,地处中西伯利亚,除了地图上一些行政意义的地名,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人。尽管往南与中国北方有着绵长的接壤带,但中国北方也属于地广人稀的地区。除了少量民间往来,几乎没有太多接触,病毒自然没有进入的途径。

尽管蒙古民族早已结束了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存方式,但地广人稀的地理特征所造就的分散居住却延续到了今天。蒙古国几乎有一半的人口都居住在首都乌兰巴托,其余的大都分布在额尔登特和达尔汗等一些大城市,而大部分城市,牧区和矿区又极其分散。当我们已经进入产业升级的转型阶段,蒙古国甚至还不能形成劳动密集型产业结构。没有大量人口的密集,自然减少了疾病传染的可能。尤其是牧区,由于工农业都不发达,暂时也做不到中国的“退牧还草”,畜牧业仍然是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撑。尽管已经不“游牧”了,但草场的划分决定了牧民必须分散居住。有人想去朋友的蒙古包喝个酒,光骑马就得几个小时甚至一天。离得远,交往就少,交往少,即使有病毒也不会被传染。也就是说,蒙古国的“隔离区”是与生俱来的。

人口往来的密切程度,取决于经济发展的高度。目前人口交流最多的国家,无非是经济高度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而蒙古这个国家几十年来在亚洲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尽管蒙古国对外贸易高度依赖中国,但中国庞大的经济体量中,与蒙古国的贸易往来比例却非常小。因此,虽然是邻居,但中蒙之间的交流却很少,因此我们很少听到来自蒙古国的消息,在中国也很少看到蒙古国民众。这样的现象不仅存在于中蒙之间,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如此。而且自从15世纪到现在,我们就再也没有看到蒙古战车跨越洲际强行“探索世界”的恢宏景观。

如果现代经济不发达,旅游业也是增进人口交流的重要通道,就像菲律宾,新马泰等国。而我们发现,前往蒙古国的游客却少之又少。并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美景没有吸引力,而是大多数普通旅游者的兴趣热点都趋向于现代化高级文明,古文化遗址,包罗万象的自然景观,以及温润的南方。而蒙古国除了大草原,上述元素基本上乏善可陈,更有让人望而生畏的苦寒与干燥。还有一个奇葩的观点认为,蒙古“美女”并不具备普世审美标准,不能满足广大旅游者“猎艳”的心理需求,还有体验者认为,中国境内的蒙古人热情好客心胸宽广,但同一的外蒙人却并不友善,甚至有些排外。不管怎么说,去往蒙古的旅游人口也少之又少。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通报,截止目前,蒙古国仍然没有发现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除了“自然条件”,蒙古政府对此次疫情的反应还是相当快,中国在2月1号宣布进入紧急防御的第二天,蒙古就果断的关闭了边境和航线。与此同时也选择性的暂时中断了与外界的一部分贸易往来,几个通商口岸也暂时关停(其实即使不关停,现在的人们也去不了,或者不愿去)。这对于蒙古国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尽管所造成的的经济损失将难以估量,但也不至于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因为蒙古国本身对世界经济的参与度就不高,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跟蒙古国的幸运相对应的就是日本,蒙古国之所以“幸免于难”,可以说占尽了“天时地利人不和”的天然优势。但对于日本来说,高度的文明决定了高密集的人口往来,病毒迅速蔓延就成了必然的结果。然而,高度发达的医疗科技水平只能一定程度上治愈常规疾病,对新型病毒其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也决定了日本的病毒感染很可能还有扩大的可能。

此次突如其来的病毒蔓延中,相对落后的蒙古国与印度一样,似乎都逃过了一劫,而文明程度相对较高的日本和韩国却首当其冲。我们不得不把这种奇特的现象解释为:文明的代价,落后的优势!

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因为侥幸的优势而选择“落后”。而是在文明进程中尽最大可能规避灾害,在开发自然的同时,也要学会敬畏,这才是文明该有的形态。反之,我们可能会遭到天地的惩罚,自然的报复。

蒙古国面积很大,人口却很少。在15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330万人。地广人稀,环境恶劣,所以蒙古属于经济不发达国家。

因为经济不发达,蒙古国和外界交流很少。蒙古国虽然有些旅游资源,但由于受交通状况限制,出行很不方便,再加上现在那里天寒地冻,导致基本没有人到蒙古旅游度假。既然和外界接触少之又少,蒙古国当然就没有感染的机会了。

疫情传播一般都发生在人口密集,人员流动性强的地区。而蒙古地广人稀,每平方公里只有两个人左右,并且人员基本上不怎么流动,一般疫情当然也不会影响到那里。实际上,世界有记录的重大瘟疫中,蒙古国基本上就没有被波及过。

由于天气还非常寒冷,不仅外部没人去蒙古,就是蒙古人自己也是不出门的。虽然蒙古国需要的很多生活用品需要从我国进口,但这些物品在冬季到来之前一般都准备充足了。即使有些生活用品不够,从我国内蒙古等地进一些就可以了,这也不会造成人员频繁往来,所以也就没有传染机会。

蒙古国居民的居住状态一是城市,第二就是散落全国各地的蒙古包。城市主要有4个,除了首都乌兰巴托人口有140多万之外,其它三个城市人口只有几万,并且相互之间距离都有千里之遥,实际上基本上处于相互隔离的状态。蒙古国其他一半人口都是牧民,有时几百里才能看到一个蒙古包,这样的居住状态也是自然的隔离,而且比人口密集的地方实施的隔离效果还要好的多。(蒙古国第二大城市达尔汗仅有8万多人)

总体来看,蒙古国作为一个落后而封闭的国家,没有输入性病例,也不具备新冠病毒流行传播的条件,当然也就不会有疫情发生了。所以,截止到现在,蒙古国没有一人感染上新冠肺炎。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