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的蝗虫灾假设来我国,有办法消灭它们吗?_金亚洲首页_金亚洲注册_金亚洲官方网站

  发表于

巴基斯坦的蝗虫如果来中国,有什么办法消灭?专家:千万别吃!

2020年1月以来,从东非非洲之角起飞的蝗虫,已经扩展到西非、西亚、南亚等地,逐渐成为亚非大陆热带亚热带的公害。尤其是,目前这些蝗虫在巴基斯坦和印度边界地带开拓新基地,大有飞过喜马拉雅山,席卷中国西部的趋势。

于是,有朋友问,如果巴基斯坦蝗虫来到中国,我们会有什么方法消灭他们?

对此,我的忠告是,最好别吃!

首先要确定的是,巴基斯坦蝗虫跨越喜马拉雅山北上或者跨越横断山东进,飞入中国领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造成巴基斯坦的蝗灾的蝗虫,属于沙漠蝗虫。这种蝗虫喜欢热带的干旱和半干旱地区,这些地方植被覆盖率低于50%,就有可能被蝗虫在地上产卵,一旦时机成熟,数千亿的蝗虫一起飞上天,一天之内就能飞150公里。一个蝗虫群就能有数百平方公里,瞬间覆盖一个村庄。

现代战争的炮火覆盖,都不敢轻易说覆盖数百平方公里,但一个蝗虫群,可能密密麻麻降落在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吃掉这块土地上的所有植被,然后产卵,然后继续起飞,继续寻找下一个基地。

科学家表示,蝗虫不停飞飞飞,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飞得慢了,就会被后面的蝗虫吃掉!

但是,沙漠蝗虫只喜欢干旱半干旱地区,不管是西藏的青藏高寒区,还是云贵川的亚热带丘陵和高原,都不是适合沙漠蝗虫喜欢的地方。这是因为,这些地方不仅很难找到合适的食物,更有可能被天气和天敌灭杀。

退一万步说,沙漠蝗虫开了挂,越过红其拉甫口岸,到达新疆喀什进入南疆沙漠。我们也有100种方法让他死!

(中巴边境)

据《中国救荒史》统计:秦汉蝗灾平均8.8年一次,两宋为3.5年,元代为1.6年,明、清两代均为2.8年,受灾范围、受灾程度堪称世界之最。

所以,我们有非常丰富的灭蝗经验!

更重要的是,我们建国十年,终于在1960年实现了蝗灾的基本绝迹。最近80年,我们都没有见过大型蝗灾了。

在新疆,我们通过人工堆放石巢、修建砖混鸟巢的办法,招引粉红椋鸟迁徙至此。2019年4月新疆发生蝗灾,数万粉红椋鸟大快朵颐。一只粉红椋(同凉)鸟一天能吃120只蝗虫!

同时,新疆还大量养殖鸭子和鸡。2001年报道显示,新疆有70万只灭蝗鸡鸭。为了消灭蝗虫,浙江省曾经一次性支援10万只鸭子空运到新疆,参加灭蝗战斗。他们都是"抗蝗抢险"的大英雄!

据说,鸭子在灭蝗过程中,很有纪律性,每天天一亮就出发,自觉分成几路纵队,一直到太阳落山才自动回家。

牧民们表示,鸭子捕捉蝗虫的大场面,是相当好看的。

当然,如果鸡鸭和粉红椋鸟吃不过来,我们就只好动用大杀器——植保飞机了。

在新疆,我国有5000架左右的植保无人机,还有相当一部分有人驾驶的低空飞机用于植物保护。大疆T16植保无人机的最快速度达到150亩/小时,一小时可完成30-40亩地的洒药工作。只要方法得力,目标明确,数百平方公里的蝗虫,分分钟宣布灭杀!

有朋友问了,不要给鸡鸭吃,不要用无人机撒农药,直接捉来进饭店,给人吃好不好?

要知道蝗灾基本发生在地广人稀的地方,即便是能抓到大量蝗虫,如何打通流通渠道,如何通过检疫安全进入市场,都是大问题!如果你自己去田间地头捉蝗虫,很有可能吃到农药!

(飞黄腾达,好吃又好看)

蝗灾,其实是一种典型的生态入侵和生态失衡现象。目前为止,没有什么生物入侵能被吃货打败。比如入侵我国最严重的非洲大蜗牛,个头大、蛋白质丰富。很多人想把它加入菜单,结果因为含有大量致命病菌,只得作罢!

乱吃野生动物,实在风险太大,大家还是小心点吧!

泱泱大中华,智慧五千年,什么牛鬼蛇神都战过,还惧几只非洲沙漠蝗虫?对我们来说,完全可以把蝗虫变害为宝,变成“黄金虫”。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做好未雨绸缪工作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目前到达印、巴两国的非洲蝗虫大军已达到4000亿只之多,对于飞行能力如此强大的非洲蝗虫来说,进入印巴等于就是到达了我们的家门口了。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地区温度还较低,蝗虫们还不喜欢。据专家称,历史上我国云南也曾遇受过非洲蝗虫的侵害。也就是说,它们的祖宗曾经光临过我国。如果它们到达缅、泰、老、越地区,那就会直接威胁到我国。我国也有不少蝗类,如藏蝗、亚洲系飞蝗、土蝗等。这些本土皇不知道有没有“种族歧视”,如果没有,一旦与非洲土蝗交合,那数量就不止4000亿只,而是这个数的数百甚至上千倍。恐怖啊!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2月11日警告,3、4月份雨季更有利于蝗虫繁殖,如果在6月旱季前蝗灾得不到控制,蝗虫数量可能增加500倍。4000亿x500是多少?即二百万亿只。这是几十年来未出现的罕见情况,这么多蝗虫恐怕整个东南亚十国的庄稼都不够它们几天的口粮。所以说,这些非洲蝗虫极有可能会到达我国。由于它们一天可以飞行300公里,除去停一走一停时间,用不了两三个月就可以飞遍整个亚洲地区。

非洲蝗虫个子大长,落体金黄,食量惊人,寿命较长,可以活到100天左右。另外非洲蝗虫具有惊人的几何级繁殖能力。据报道,非洲蝗虫飞行时形成的蝗虫气流高达900多米,真可谓是遮天蔽日。

非洲蛤虫肆虐北非后才赶往天气较量但庄稼正在成长的南亚。据报道,北非地区因蝗灾将有2000万人左右面临粮食短缺,印、巴也将有数亿人面临粮食危机。

印度政府称,由于受蝗虫袭击,印、巴两国这一季农作物可能会颗粒无收。印度农业专家称,预计今年印、巴的粮食减产将达到30%~50%。印、巴政府均表示,蝗虫目前每天破坏约为3.5万人的口粮,如任其发展,国家将会无粮可收。因蝗灾特别严重,目前,印、巴均宣布进入了紧急状态。

目前印巴两国都在进行紧张的灭蝗作业,甚至连战机也用上了。非洲国家曾用喷气式飞机灭蝗,但这东西真的很疯狂,它们还把飞机的进气口给堵住或把飞机整个包围,遮住飞行员的视线,最后他们选择发弃飞机作业,所以用一般飞机灭蝗也非常的危险。我们都知道,灭蝗的同时还得考虑保庄稼及生态环境的安全,如果强攻,将会变成千里赤地。所以消灭蝗灾实际上难度很大。

如果非洲蝗虫真的来,我们有什么办法消灭它们呢?当然有。

一,有高水平的预警系统。首先我们的害虫预警水平已达到先进的高光临控(卫星监控)阶段。这就给我们比较充足的预警时间。当蝗虫到达前天罗地网早就准备好了。

二,有特效药,有足够的喷药飞机(包括无人机)。我国生产的灭蝗特效药应该是属于紧急状态物资,没有大蝗灾这些药是不允许随便销售的,因为得考虑生态系统的平衡。

三,传统杀蝗法。所谓高手在民间,祖上流传下来的、自创的应有尽有。十年前省三县闹蝗灾(从哈萨克斯坦过来),智慧的民间人士还没等那倒霉的几十亿只蝗虫反应过来,高手们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全部抓得一干二净,甚至有些人还到蒙古蹲点守,可惜情报不灵蝗虫不来而悻悻而归呢。变害为宝是我们的传统智慧,很多人因卖蝗虫而发家致富,从此人生一路开挂。蝗虫在其他国家为所欲为,但如果真到我国,那将会改变许多“闲人”“懒人”的命运,成为他们致富的宝贝资源。真的,搞不好很多农村光棍因蝗发财告别单身,很多贫困户将一夜暴富。

四,变害为宝。我国需要巨量的饲料,每年仅进口饲料商品如大豆、玉米等就是千亿美元以上。如果几千亿只蝗虫不小心光临,恐怕会有数百万人加入捕捉的队伍。麻袋装金子,谁不干,一天一个至少能装一两千公斤吧,最低按一公斤10元批发价算,两千斤就是2万元。还到哪里淘金,这就是金山。一个月下来就能成百万富翁,谁不干。我国是养殖大国,这么好的免费天然饲料还上哪里找去。(拼多多价格)

五,人民战术+吃海战术。我国是动员能力很强的国家,如果蝗虫真的来,捕杀不快时也可以动员军队、民兵、农民、学生等加入。

另外,我们食客们将节约好几个月的下酒菜。烹饪高手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将会创新出百种美味蝗肴。到时已是春夏季节,各大夜市饭庄将以惊人的速度像吃臭豆腐一样消灭掉这些巨量的美味的非洲“蝗豆”。

可以想象,到时不光吃,搞不好还会发明什么比如非洲沙漠大蝗养生洒等等,不仅如此,到时各类蝗料加工厂将雨后春笋段冒出来。可以想象,这会解决多少人的家门口就业,这是多大的财富琏条。所以,非洲沙漠蝗虫们,如果你们愿意放下屠刀造福一方,你们就来吧!

巴基斯坦的蝗虫灾害会来到中国泛滥吗?有专家说不会,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一起来看看。

专家认为巴基斯坦蝗虫不可能来到中国,主要有以下几个理由:

1.这次蝗虫主要来自于非洲沙漠地区的沙漠蝗,在国内只发现过一例,还是在西藏地区,曾经有记载,云南也发现过,说明了中国法律不适合沙漠蝗生存。这种推测恐怕经不起时间检验。

2.沙漠蝗喜欢在温度24℃以上的时间段取食和繁衍,而中国现阶段正处在低温时期。难道说夏季到来不会发生吗?

3.巴基斯坦和中国质检有青藏高原阻隔。这种说法更不可靠,实际上,中国发生输入性蝗灾的地方有很多地方,如哈萨克斯坦、云南等地,况且不只是巴基斯坦,如今的印度蝗灾也很厉害,经过缅甸、越南等地进入南方地区的可能性更大,时间也会更早。草地贪夜蛾不就是从东南亚进入云南,再直奔黄河以北地区吗?

4.砖家可能不知道吧,非洲大陆的蝗灾怎么进入南亚的呢?既然它能够跨越印度洋,又怎么不能跨越青藏高原呢?

假设巴基斯坦蝗虫进入中国,可以得到有效控制吗?

答案是可以,完全可以,只要专家能够在边境做好监测,并在第一时间段采取得力措施,就可以一举消灭。如果和这次新型冠形病毒肺炎疫情在湖北最初认为不可能人和人之间传播而贻误战机就可以了。

1.边界线火线灭控。在荒凉的无人区,在有效保证不会发生森林火灾的情况下,投掷汽油桶,点燃以后,形成一条火线,就可以阻止入侵。前提是保证不发生火灾。

2.无人区农药带。在边界地区撒施一条宽50~100公里的有机磷农药带,就可以让所有的蝗虫接触、胃毒死亡。不过会产生土壤污染、水质污染和空气污染等问题,对当地农民产生一定的影响。实际上,拟除虫聚酯类农药使用效果更好,对于环境污染更少,将会被广泛应用。

3.微生物防控。国内有利用生物防治蝗虫经验,只是效果慢一些。如果在边境线利用飞机撒施这些蝗虫群,蝗虫之间在细菌感染过程中,种群数量会逐步减少,到了农作区,几乎就没有危害了。

4.灭杀蝗虫卵。科学地讲,蝗灾发生以后很难通过农药防控,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寻找到产卵地,并及时灭杀卵和若虫,种群数量就会大幅度减少,从而达到防控的目的。

5.吃货的节日盛宴。中国吃货闻名世界,但是,真正的蝗灾的种群里面的蝗虫个体是非常瘦的,因为种群数量大,才会滚雪球一样抢着吃植物,才会出现一片荒凉的景象,所以说,根本见不到吃货们的美食了。况且,这些蝗虫都经历了多少次农药雨,可能已经变成了毒物一般的存在,你敢吃吗?

以上所述,都是假设。但愿中国无蝗,祝福中国无灾!中国必胜!

蝗虫从东非出发,经过中东地区抵达巴基斯坦和印度西北部,进入巴基斯坦境内的蝗虫数量超过4000亿只,由于喜马拉雅山脉阻隔,蝗虫不可能穿越高寒地区进入世界屋脊的西藏,但是蝗虫仍然有两条路线可能入境,一是向北经过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进入新疆,二是经过印度、孟加拉、缅甸,从云南入境,这条线路可能性比较大。

2019年12月,非洲肯尼亚等国爆发蝗灾,蝗虫数量迅速增加6400万倍,随后向周边国家扩散,南苏丹、乌干达和坦桑尼亚饱受其害,蝗虫还向北飞跃红海和亚丁湾进入中东地区,沙特、阿曼和伊朗均出现蝗灾,蝗虫继续向东飞行进入巴基斯坦和印度。

巴基斯坦遭遇了自1993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蝗灾,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巴基斯坦境内的蝗虫数量高达4000亿只,印度西北地区的拉贾斯坦和古吉拉特邦37万公顷良田被毁,70万印度军队因为粮食被吃光不得不后撤。

一个蝗虫群可以覆盖长60公里,宽40公里的面积,一天飞行150公里,吃掉3.5万人的粮食,所到之处寸草不生,4000亿只蝗虫绝对是一场灾难,更可怕的是肯尼亚等国在2月进入雨季,蝗虫开始产卵,如果不采取及时有效措施,蝗虫数量好会增加500倍。

蝗虫能否进入我国关键看印度!

蝗虫不会长期停留,当粮食吃光之后会继续飞行,印度领土面积广阔,纵深面积大,可以有效遏制蝗虫的扩散,但是结果是印度损失惨重,印度农业部门估计粮食产量会下降30%~50%,如果印度无法消灭蝗虫,蝗虫会进入孟加拉和缅甸,再向前就是云南,因此印度是蝗虫能否进入我国的关键。

是否有消灭蝗虫的有效手段?

等到蝗虫入境,即使能够消灭蝗虫,也会付出巨大代价,因为蝗虫啃食作物的速度极快,一天消灭掉3.5万人的口粮,如果拖延一两个星期乃至于一个月,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的粮食将会被吃光。

对付蝗虫,有人提议使用网捕捉,但是一个蝗虫群体就可以达到长60公里,宽40公里,用网能够捕捉到的蝗虫数量十分有限,最好的方式应该是飞机撒药,面积广,见效快,但是只要蝗虫入境,损失是免不了的。

三只以上的蝗虫都不敢聚堆,因为够一串了

如果蝗虫数量比较少或许靠吃可以解决问题,现在有将近4000亿只蝗虫,光靠吃能吃几只?而且人吃蝗虫的速度绝对没有蝗虫吃粮食的速度快,何况蝗虫一天飞行150公里,人不可能追着蝗虫抓着吃,4000亿只蝗虫入境,绝对是灾难,不要太乐观了。

当然有办法消灭,但整个过程并不会轻松,因为此次巴基斯坦的蝗虫是从非洲的肯尼亚沿着阿拉伯半岛进行了近2个月的繁殖迁徙才到了南亚次大陆,已经从一开始几万只滚雪球到了4000亿只,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尽管拥有再完善的防备体系,也注定不是一场轻松的战役。

此次席卷巴基斯坦的蝗灾来自非洲,属于沙漠蝗虫,主要特征是喜热且主要聚集在沙漠平原地区,飞行高度最高仅不足2000米。然而由于高耸入云的喜马拉雅山脉的物理阻隔,所以这个种类在我国并不存在,我国大多都是已经适应平原丘陵地带与北温带气温的本地蝗虫“东亚飞蝗”。

假设巴基斯坦来到我国,最有可能是通过两种渠道,一种是突破平均海拔5500米的喀喇昆仑山脉,从天山山脉南侧进入塔里木盆地,向内地进发。而另一种则是突破2500米缅甸的若开山脉,经过丛林后从横断山脉南麓进入四川盆地。

不管哪种虫来,根据国际惯例通常有三种防御手段:药物治理、生物治理和生态控制。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对于撒药、布置物种天敌和通过在途径区不种植蝗虫食用的农作物达到坚壁清野的作用,这三种手段是一套组合拳,而且这套经验已经在多地实行了多年,现在已经成功的将我国每平方米的农作物区域的蝗虫数量控制在0.5-5头左右。

除了利用地利治理,还有两个天时和人和这两个帮手,一个叫气温,另一个叫捕杀。

从气温来看,沙漠蝗主要适应温度在20度以上,然而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地处北温带,所以最近一个月之内温度基本上都在0-20℃徘徊,沙漠蝗来了不是冻死就是碍于气温没有再繁殖的土壤,根本就无法生存。

而另一个则是捕杀,也就是说可以从人食用一直到作为牲畜的饲料。自古以来我国对捕食蝗虫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只要确定蝗虫没有携带威胁性较大的传染病或寄生虫病毒,经过食品安全检测就可以食用。即便无法食用也可以捕获作为饲料,利于养殖,据科学家统计,蝗虫体内的蛋白质比其他肉类要多得多。

尽管此次巴基斯坦的蝗虫数量多了点大约4000亿只,但即便假设传入进来,通过天时地利人和三种组合拳也能够充分化解这一问题,只不过时间会稍微长一些,而面对的情况稍微棘手一些。

来自非洲肯尼亚、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等国,沿着印度洋的海风顺势而动,飞越并成功降落到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的蝗虫群,据联合国估计数量不亚于3600亿只,所飞到降落之地,将导致农作物颗粒无收。给巴基斯坦造成巨大灾难的蝗虫群,却很难飞临中国境内,对我国的农作物造成危害,一是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挡住了蝗虫的去路,二是中国当下寒冷的气候足以杀死来自非洲的沙漠蝗虫。
其实,在我国境内,常见的是东亚飞蝗、西藏飞蝗和亚洲飞蝗等,基本上没有来自非洲的蝗虫;即便退一万步来说,蝗虫群成功降临我国西部地区,新疆建设兵团具备灭杀蝗虫丰富的经验。
目前,全球对付蝗虫的手段并不多,药剂喷洒灭杀,仍然是对付蝗虫最有效的方法;由于蝗虫是冷血动物,太阳升起来前,几乎无活动能力;所以选择清晨喷洒农药,是灭杀蝗虫的最佳时机,我国新疆建设兵团,有起飞农用机在空中灭杀虫害的实战经验。当然,兵团职工包括广大农民,每人身背喷雾器,用人工灭杀蝗虫,也是行之有效的对付蝗虫的强有力手段,在没有农用飞机的地方,几乎都是靠人工来杀灭蝗虫或其他危害农作物的害虫。
在新疆地区,曾用人工堆放石巢、修建砖混鸟巢的方法,以此招来红椋鸟迁徙,一只红椋鸟一天能捕食120-180只蝗虫,新疆发生蝗虫灾害时,数以万计的红椋鸟发挥了灭杀蝗虫的巨大作用。当年,新疆发生蝗虫灾害时,曾经放出了养殖的70万只鸡鸭等,对蝗虫大快朵颐;浙江曾经空运了3万只鸭,紧急支援新疆的抗蝗虫害作战;迄今为止,在网络上还能搜索到,成了灭蝗作战的一段佳话。其实,蝗虫,是植食性动物,喜欢吃白菜、甘薯、空心菜等,以及田间的其他农作物,体n内有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甲壳素、碳水化合物等,因此,但对于食客来说,绝对是美味佳肴。或油炸或烧烤蝗虫,撒上少许盐、芝麻、味精、孜然粉、辣椒粉、花椒等调料,外观焦黄、水分干涸,金灿灿、黄生生的模样,透出诱人的香气,入口清脆中,除了有一股谷草的清香气味以外,肉质鲜嫩,绝对味道如虾,就着啤酒,堪称人间美味。此外,油锅架好,就等蝗虫来袭;届时放开了肚皮吃,国内有那么多吃货,何愁蝗虫不灭。

以今时今日中国的力量,就算有蝗灾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政府出手,广大老百姓就已经把他们消灭了。

蝗灾之所以危害大,是因为它有翅膀,可以每天行进100多公里,移动速度很快,吃的又多,不容易抓捕,国外有许多生物,因为当地人并不懂得怎么烹调,所以就没有人去吃,他们更没有人会去捕捞,所以就容易泛滥成灾。

以前澳大利亚兔子成灾,规模比在草原上放羊要大的多,而且因为兔子很野,并不安静,奔跑速度快,所以消灭他们不容易,最多的时候他们超过了一百亿只,澳大利亚还动用我轰炸机轰炸,但效果不明显,最后还是通过喷洒药物的方式消灭了他们。

现在澳大利亚又因为骆驼太多杀骆驼,你放在国内试试,真的是吃断货。

中国美食总量多非常丰富,中国人又喜欢吃那些东西,所以许多国家就开始将这些东西养殖起来卖到中国,也有的地方没有相关产业链,所以在当地泛滥,有的国家还邀请中国人去吃掉他们,由此可见吃货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根据联合国的报告,这次蝗灾挺严重的。大概长60km宽40km,而且快到繁殖期,蝗虫的数量很定还会翻好几番。

对付他们,除了人们自行去抓捕他们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方法就是可以通过。投放一些蝗虫的天敌来消灭它们,比如像青蛙,蟾蜍,鸭子等,这是经过实践的,非常有效。

本文由琅琊利剑原创。

没有办法,因为它们根本就不会到达我国。

近日来,在新冠状病毒导致大地一片肃杀的情况下,远在西方的东非却热闹非凡。而热闹的主角,不是能歌善舞的东非人民,而是遮天蔽日的蝗虫。

由于2019年厄尔尼诺现象的发生并持续到年底,导致世界范围内出现一系列气候异常的现象,例如巴西和澳大利亚的大火、北半球的暖冬以及东非的水灾旱灾等。

而东非的水灾旱灾之所以令人瞩目,根本原因在于由此引发的蝗虫灾害对广大地区的农业生产造成了毁灭性的摧残,很多产粮区因蝗虫灾害而导致颗粒无收,而这又势必导致国际粮价剧烈变动的可怕后果。

而在国际社会为这一令人窒息的蝗灾胆战心惊时,蝗虫带已经从东非漂洋过海,途经阿拉伯半岛南部、伊朗南部等地进入南亚次大陆,令巴基斯坦和印度承受了巨大压力。

而作为对我们倾囊相助的小铁,我们在为巴基斯坦蝗灾而祈祷的同时,也在担心这些走哪吃哪的蝗虫会不会来到我们身边。

而在静夜史看来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因为阻碍蝗虫来到东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首先就是入境无门。

高耸入云且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青藏高原,是任何西来生物都难以逾越的天堑。

从东非蝗灾的传播途径来看,其大方向是自西向东,而传播范围则是副热带高压带下控制的热带沙漠气候区。

蝗虫适宜生存的环境是植被率小于50%的土地,适合产卵的环境是湿度在10%到20%的土壤,而在沙漠气候区的地貌明显符合这样的特点。而且由于蝗虫过境,沿途的蝗虫也会逐渐加入进来,并形成遮天蔽日的蝗虫带。

但青藏高原不仅高而且大,其巨大的体量直接阻断了副热带高压带,使长江中下游地区成为受亚热带季风气候控制下雨热同期的鱼米之乡。

在青藏高原尤其是喜马拉雅山的强力阻挡下,过境巴基斯坦的蝗虫在想要入境东亚,就必须要绕路。而根据古代丝绸之路的路线,蝗虫基本有两个选择:一是向北折入中亚,而后从天山和阿尔泰山的缝隙中穿过荒漠草原;二是横穿南亚次大陆并经过横断山脉进入云贵川或者南下中南半岛到达华南。

而无论哪种路线,对蝗虫带而言都是死路一条。

因为此时正值北半球的冬季,中亚低于零度的气温会让蝗虫带出师未捷身先死;而横断山脉和中南半岛虽然纬度较低气温较高。但也正因为如此,特别是受季风影响导致气候相对湿润,使得这些区域植被覆盖率远比热带沙漠气候区高。

而这样的地貌,也意味着蝗虫因无法大规模繁殖而持续肆虐。

说白了,湿热的气候,根本不适合蝗虫的肆虐,所以巴基斯坦沙漠蝗虫带想要从南部进入东亚实在是难于登天。

我们历史上关于沙漠蝗的记载也基本局限于云南,而且还是小范围,这属于说明地形和气候对蝗灾的有力阻碍作用。

而自古以来作为农业大国的特殊国情,也决定了治蝗灭蝗经验丰富、手段成熟,所以即便爆发蝗灾,也完全不在话下。

虽然吃能在解决部分蝗灾的同时解决部分温饱问题,但对于数量超3600亿只的蝗灾而言明显是压力山大。

所以对付蝗灾,还是要标本兼治,以技术手段进行防控。

虽然遮天蔽日的东非蝗灾不会影响到我国,但我们身边的亚洲蝗和东亚蝗等灾害则不可掉以轻心。更重要的是此时的东非蝗灾已经让小铁巴基斯坦损失惨重,如果用技术手段帮助灭蝗势在必行。

而从70多年灭蝗治蝗的经验来看,一旦出现蝗灾,发动群众是最直接的办法,不管吃不吃,为了保护庄稼,人民群众的决心毋庸置疑。

而除了发动群众,就是利用飞机喷洒农药的方式进行大规模绞杀。1986年从美国引进的蝗虫微孢子真核病原微生物,能大大减少蝗虫繁殖力,对蝗群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虽然引入蝗虫天敌的方式更环保,但实验证明只对小型蝗灾有用,在大规模防灾面前依然力不从心。

作为检验生态平衡与否的最佳标志,为达到治标更治本的结果,提高植被覆盖率永远是长久之道。而这一工程我们早在1979年就开始付诸实施了,这是蝗虫灾害的最大制约手段。

所以,且不说东非蝗灾不会影响我们,即便影响,也必然有更多的方式消灭这一恐怖的虫害。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唉,看来很多人对我国的蝗虫治理是一无所知啊。

对于蝗灾,我国从1949开始,就极其重视,对蝗虫的生活习性、迁飞条件、防治措施进行了深入广泛的研究。

防治目标,总结起来就是三句话“飞蝗不起飞成灾,土蝗不扩散危害,入境蝗虫不二次起飞”,为了达成这三个看起来简单的目标,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

再说这次巴基斯坦的蝗灾,几乎不可能蔓延到中国来,蝗虫有很多种,此时巴基斯坦成灾的是沙漠蝗,而中国起飞成灾的主要是东亚飞蝗、亚洲飞蝗和西藏飞蝗。

除了飞蝗之外,还有土蝗,就是不会起飞成灾的种类,它们也会啃食农作物,造成危害。

沙漠蝗在我国境内没有分布,不过曾经在西藏发现过一例,也只有一例,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历史上,从未有过沙漠蝗大规模侵入我国的记录,不过我国著名昆虫学家蔡邦华教授曾经在著作中写过:“沙漠蝗在我国云南地区也有发生……”据沧海分析,应该发生在旧社会,规模不大,没有太多详细资料。

即便沙漠蝗真的侵入云南,对付它的手段也是有的,那就是化学药物和生物制剂。

生物制剂主要是微孢子虫和绿僵菌,都是能寄生在蝗虫身上的微生物,不过它们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杀死蝗虫,沙漠蝗大规模入侵,想要短时间扑灭蝗灾,只有使用化学农药。

我国农业部推荐的农药,是马拉磷硫,一种有机磷农药,进入蝗虫体内,能阻断蝗虫的神经传导,极短时间即可杀死蝗虫。这种农药对温血动物几乎无害,毒性低,易于分解。

喷洒方式主要是飞机喷洒和大型机械喷洒,短时间即可大量降低蝗虫种群密度。

我国有几十年治理蝗灾的经验,足以解决蝗虫的大规模入侵。。

假设巴基斯坦的蝗虫来到我国,有办法消灭它们吗?

比较理性的分析,在巴基斯坦肆虐的蝗虫属于沙漠蝗虫,这种蝗虫来我国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一、我国历史上蝗灾严重

但我国仍然由许多本土蝗虫,历史上对我国造成蝗灾。据《中国救荒史》统计:秦汉蝗灾平均8.8年一次,两宋为3.5年,元代为1.6年,明、清两代均为2.8年,受灾范围、受灾程度堪称世界之最。

特别是1940年代,由于黄河决口,形成了黄泛区,有利于蝗虫的孵化繁殖,灾难深重,在河南黄泛区有“水旱黄汤”四灾之说,其中前三灾均与蝗虫有关,水灾导致大量土地裸漏,有利于蝗虫产卵,蝗虫喜旱,天气干燥炎热有利于蝗虫孵化,蝗灾更不用说了。

二、我国治理蝗灾成果显著

新中国成立后,上世纪50-60年代,我国曾经进行广泛发动群众,开展过声势浩大的消灭蝗虫的斗争,同时科学家结合黄河、淮河、海河的治理,将我国大部分蝗区进行了改造,使蝗区面积大幅度缩小,种群密度长期控制着较低水平。

在过去的40多年来,虽然在局部地区蝗灾时有发生,但是没有形成迁飞危害和严重的经济损失。

客观说我国防治蝗灾的手段和措施是行之有效,成果也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如果巴基斯坦蝗灾进入我国,相信我国也是能够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

三、治理蝗灾的主要手段

1、大杀器之一——飞机空中喷药阻击蝗虫

在蝗虫密集场所,迁飞主要路径使用直升机、无人机大量喷洒农药,是阻击蝗虫的最直接手段。现在无人机技术比较成熟,药品也比较低廉,对环境和其他生物危害较少,巴基斯坦、印度、肯尼亚、索马里、乌干达等国家均采用了飞机喷药杀灭蝗虫的做法,也是一种较为有效的方法。

可是蝗虫的数量数不胜数,单靠飞机剿杀,根本来不及消灭,仍有数以百亿计的蝗虫铺天盖地而来。

2、蝗虫天敌——鸟类和蛙类

鸟类和蛙类是蝗虫的天敌,海鸥、大雁、百灵鸟、沙鸡、沙麻雀、灰鹤、蓑羽鹤、野鸭等鸟类都吃蝗虫,一只成鸟每天可以吃120-170只蝗虫。而蛙类,则与蝗虫生活在同一类型的生态环境中,一只青蛙一天能能吃数十只蝗虫,特别是若虫,一个夏季能消灭一万多只害虫。但这些手段,要靠自然生态自我调节,人类也可以进行干预,可能短期内无法见效。

但人类仍然可以主动干预,最常见的就是养鸡养鸭。据报道我国新疆有70万只灭蝗鸡鸭,为控制新疆的蝗虫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1年为了消灭蝗虫,浙江省还曾经一次性支援10万只鸭子空运到新疆,参加灭蝗战斗。相比之下,鸭子因为食量大,有组织有纪律,更适合控制蝗虫,既省了养鸭子的饲料,又降低了蝗灾,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唯一的缺点就是蝗虫时飞时聚,而鸭子迁移起来较为困难,无法及时跟踪追杀。

3.人工扑杀蝗虫

广泛发动群众扑杀蝗虫,人的力量一旦发动,战斗力更是惊人。人工消灭蝗虫的手段更多,喷洒农药、架设电网、渔网拦截蝗虫,甚至人工扑杀都是很有效的方法。而政府可以提供奖励,比如蝗虫换大米计划,既赈灾又能提高群众杀灭害虫的积极性,是一举多得的事情。甚至有商家还开发出蝗虫宴供大家品尝,看来人类的创造是无极限的。

4、治本之策——消灭蝗虫孵化基地

蝗虫喜欢在干旱的地方产卵,土地裸露超过50%就有可能有蝗虫产卵孵化。我国黄河、淮河故道曾是飞蝗的主要发生区。大旱之后往往造成河滩、湖滩的裸露,形成飞蝗非常喜欢的产卵场所,使蝗虫越冬产卵量高,种群密度急剧上升。而从东非到巴基斯坦一路上多是沙漠地带,是蝗虫理想的产卵孵化场所,这也是蝗虫屡禁不绝的根本原因。

杀灭蝗虫的孵化基地,就是要做好预警和观察,通过喷扫农药,翻新土壤等方式杀灭幼虫,防止蝗虫起飞。这是个艰苦的工作,最见根本的措施是改善生态环境,提高植被覆盖,减少裸漏沟渠等。

5、绿僵菌——真正的灭蝗将军

现代生物技术已经研制出真菌杀虫剂,代表种类有金龟子绿僵菌、罗伯茨绿僵菌和蝗绿僵菌等,不同种类的杀虫范围不同,如金龟子绿僵菌为广谱性杀虫真菌,而蝗绿僵菌只能感染蝗虫等直翅目昆虫。

我国就利用蝗绿僵菌防治草原蝗虫,北美利用蝗虫绿僵菌防治蚱蜢均达到了成功的应用。由蝗绿僵菌孢子加工而的商业制剂Green Muscle曾经在澳洲、非洲成功用于飞蝗的大面积防治。

6、转基因作物——让蝗虫无处下口

另一种现代生物技术是种植抗虫转基因作物,抗虫转基因植物是指利用重组DNA技术将克隆的优良抗虫目的基因导入植物细胞或组织,并在其中进行表达,从而获得具抗虫性状的转基因植物。

这种技术克服了植物有性杂交的限制,使基因交流的范围无限扩大,可将从细、病毒、动物、远缘植物、人类甚至人工合成的基因导人植物,应用前景十分广阔。

抗虫转基因作物能够对植物具有连续保护作用,只对目标害虫起作用,没有环境污染。目前已经开发出多种抗虫转基因作物,比如抗棉铃虫的棉花,抗虫转基因玉米、水稻等作物。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